“这件事我会和老爷子讲清楚。”楚云还是要离开。

“爷爷身体不好,要是他因为我的缘故出了问题,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自己,我给你加薪可以吗?”陈冰恳求道:“你放心,我真的有喜欢的人,不会管你的私生活,你我平常也不会在一块,只是见爷爷的时候需要你假装一下。”

“有什么好处?”楚云松口了,如果只是假装,他还是不想离开这里的。

陈冰黛眉微蹙,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可以提出一个不违背我意愿的要求。”

楚云点头:“还没想好,夜深了,我要睡觉。”

陈冰看到他将行李放回去才肯离开,眼中冰寒变的更加浓郁。

“果然是我把你想好了,为了好处,你还是会向现实低头。”陈冰站在楼下,摇了摇头,旋即进房紧锁房门。

……

一连上了几天的课,到了周五却没看到杨素秋的身影。

楚云也没管这些,毕竟杨素秋有了朱格,已经不需要他了。

“大叔,一会放学我要请你吃饭。”项非羽走了过来:“明天就是周末了,你不可以拒绝我。”

楚云没理会他。

纱裙女感受初秋味道

刘不帮也走了过来:“大叔,老大最近成绩进步飞速,从倒数第一突破到了倒数第二名,这是他第一次在成绩上狠狠的将我碾压,你就去吧,他是真心的想要感谢你。”

楚云笑道:“要吃饭也行,但我吃不惯那些山珍海味,而且最近嘴巴比较挑剔,得找点新鲜的吃,我才会去。”

“什么东西不贵又好吃?”项非羽问道。

刘不帮摇了摇头,两人家境都不错,一般廉价的食物,或者餐厅根本就没去过。

“我知道。”楚音笑道:“夏天小龙虾泛滥的季节,我知道有一家既卫生又好吃。”

“那东西能吃吗?”

“会不会太脏了……”

两人吧唧着嘴。

“好,就去音音说的地方。”楚云温和的摸着楚音的小

(本章未完,请翻页)

脑袋,两人小时候可是常这么吃来着。

“耶!出发!”楚音激动的跳了起来,旋即瞪了一眼两人组:“你们要是嫌弃就不要跟来,我就喜欢跟云哥一个人吃饭!”

下课铃响,楚音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楚云走了。

“老大,我们真的去吗?”刘不帮皱眉道:“我妈说,那玩意儿不能吃。”

“我妈说好吃。”项非羽阴沉着脸,其实他也没吃过,他妈妈更没吃过,只是他很想感谢楚云,也很想和楚音坐在一桌上。

“既然学校里坐不到一块,饭桌总能行吧?”项非羽咬了咬牙,而后也不管刘不帮的意愿,拉着他就跑。

鼎记麻辣烧烤摊。

位置比较偏僻,已经靠近了贫困区。

“说起来也奇怪,我小时候常和云哥来这里吃饭,怎么就是没见过杨老师,据说她就住在这附近。”楚音熟练的点好菜,要了五份小龙虾,二人组和楚云都是一份,她单人两份。

楚云眼皮子跳了跳,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其实这里去杨素秋的家还有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楚云为了避嫌,自己开发的,他不想让别人误会他早恋,就把一条是荒草的泥巴地硬生生走成了直达小道。

后来他和杨素秋就只走那条小道上下学……

“来嘞,香喷喷的小龙虾。”老板是个热情的中年汉子,看到楚云楚音,笑着道:“好久没看到你们两兄妹同桌了,尽情吃好喝好。”

“两兄妹?”项非羽眸子一亮,激动的看着楚云:“你们……你们真的是兄妹?”

楚云点头,楚音哼哼道:“不是亲生的喔。”

“……”项非羽脸都黑了。

“老大,干嘛一副死了老婆的样子,这个真的很好吃啊,我妈妈骗我。”刘不帮嘴角都是油,手里拿着两只虾。

“和澳龙比呢?”项非羽不屑的道,拿起一只尝了尝,眼中的光芒再度亮起。

“这里的东西虽然便宜,但目前为止大部分老百姓都是这样的经济水平,能吃到的也是这样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美食,除了肉质之外,其实味道没准比一般的奥龙更好。”楚云笑道,奥龙烹饪简单,很多人都吃原滋原味的,肉质固然好,但味道却不一定比加了调料的小龙虾好。

楚云带二人组来就是为了让他们体验下普通人的生活,也领略下普通人为了生存,有多努力。

项非羽成绩进步,一定是用心了,但绝对没有真正的努力过,或者说,他的环境让他认为努力只是比平常多上心点,仅此而已。

但这样的态度可无法真正的取得成功。

“大叔,他们好辛苦啊,这样干下去能赚到钱吗?”刘不帮问道。

“我年轻的时候就知道瞎折腾,也不干活,没钱了还只能问家里要,欠了一屁股债,现在好了,自己整个店,虽然苦了点,但一年能挣辆小车钱。”老板笑着道。

“这么厉害,一无所有到有了自己的车……”项非羽惊羡的看着他,虽然豪车他都不在乎,但凭借自己的本事挣来的真的很吸引人,或许开起来会更自在吧。

“老大……大叔!!”

突然,刘不帮大声尖叫起来。

“你特么是不是脑子有病?这么好的氛围,搞什么破坏?”项非羽怒道。

“不是啊,你们看那边,推土机!好大的推土机!!”刘不帮指着某个方向惊声道。

“推土机又怎么了?你没见过施工的吗?”项非羽不满的站了起来,当他转身的刹那也惊住了,确实是巨大型的推土机,只是此刻这些推土机不是在推土砸地,而是撵人……

“唉,又是这群天杀的奸商!”老板端着盆小龙虾,气的龙虾都跟着摇晃起来:“贫困区的人惨了,据说有一半人不肯搬家吧,也不知道这庄家是为了什么,明明都是四大家族了,根本不差钱,为什么就是跟我们穷人过不去?”

“姓庄的不是个东西!”有客人拍桌子怒道:“为了什么祖坟,什么狗屁风水师的一句破话,就要毁了贫困区,毁了这里所有人的家,把活人赶走,让死人住进来,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