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赵岩微微一笑,朝着山洞的方向大喊一声:“小虎,小八,出来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他在和谁说话?

这是此刻这里的所有人共同的想法!

不一会,众人看见,山洞的洞口处,突然冒出两个小脑袋。

“那是……”龚志祥对那两个脑袋好像有些熟悉,但是又不能确定。

然而,当两个小家伙探头探脑的从山洞中完现身的时候,龚志祥却是大惊失色,瞪大了眼睛喊道:“它们,它们是那两个怪物……”

裴永年闻言,也是惊异不已,不过,并不像龚志祥一样的失态。

葛卫国此时却是看向神态自若的赵岩,神色说不出的兴奋。

九名天武境强者,也是双目圆睁的看着两个小家伙,再回头看了看赵岩,满脸的不可思议。

众人就这样看着两个小家伙蹦蹦跳跳的来到赵岩身边。

小猫咪虢鹞后腿一蹬,跃上赵岩的身体,撒娇般的用它的小脑袋在赵岩的胸口蹭啊蹭。

而茧狱也傲娇的站在赵岩的身边,用他八个小眼睛,注视着现场的每一个人。

短发文艺少女悠闲的样子

现场众人都惊呆了,这还是之前搞的这里地动山摇的两个怪物吗?

这前后的差距也太大了。

裴永年也明白了赵岩之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他此刻的表情非常的复杂,不知道如何回应赵岩的话。

赵岩看着裴永年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对这个地方情有独钟,不就是因为那个东西吗?”

“实话告诉你,那个东西不是你能够控制的,还是放弃吧!”

“两百亿,将独山让给我,我还会给你意想不到的好处。”

“再说了……”赵岩说道这里,看向葛卫国说道:“老先生,告诉他我将出任何职!”

听了赵岩这话,其他人都有些诧异。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难道国家还要委派给他什么重要职位吗?

尤其是那九名前来“兴师问罪”的天武境强者,更是感到不可思议,甚至还有心虚。

因为,刚刚他们还在讽刺军方这么多年都没有培养出一个像样的人才。

而今,这个赵岩不仅“像样”,还非常的让他们震惊,连西方的四名强者都被他蹂躏的那么惨。

敢问当今华夏武道界,还有谁敢如此嚣张的对待西方强者?

就算是老天师也只能出言震慑,也没有真正的出手过。

葛卫国闻言,看向自己的老首长裴永年说道:“异能事业部已经向上边报批,特设镇天府,小先生将出任镇天府的第一任天将!”

“什么,你们让他做天将?”裴永年用手指着赵岩,瞪着眼睛看着葛卫国说道。

不过,随后好像感觉到自己的表现有些失态,又赶紧将指着赵岩的手收回。

“你们不是已经宣布,暂停镇天府的筹建了吗?怎么说变就变?”裴永年有些不解的问道。

葛卫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向赵岩,因为,当时要求宣布暂停这个项目,也是赵岩要求的。

赵岩则是笑了笑,抚摸着虢鹞的小脑袋说道:“这个问题,以后再向你解释,现在我们要处理的是,这独山,你是给,还是不给?”

裴永年眉头紧皱,心里很是不情愿。

他活了将近七十年了,入伍也有五十多年,五十年来,他一向强势,何曾被人如此逼迫过。

但是当下的形势,他又不能直接拒绝。

说白了,自己现在实际上已经欠了赵岩两个人情。

第一个,就是他欠着赵岩两百亿,第二个就是赵岩等于是帮他们赶走了西方强者。

不过,貌似这些都是他自找的。

无奈和沮丧充满着裴永年的内心。

“好吧,但是那个东西……”他还惦记着地下的那个发光体。

“如果你实在不甘心,这样吧,将来他出生了,我带来和你见见面如何?”

什么?出生?什么情况?

不过,裴永年并没有说出来,现在这个场合,实在不宜将这个秘密说出来。

独山的归属已经解决,下面还有一个问题需要处理,那就是独山的守护问题。

赵岩看向万俟老人,微笑着问道是:“万俟前辈,可有兴趣留在独山?帮我守护这里?”

呃……

什么意思?这是要招揽万俟老人吗?

是不是有些太托大了?

万俟老人可是老牌的天武境强者,虽然实力并不算特别强大,但是,在华夏武道界,还是有些名望的。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万俟老人居然这样回答:“既然赵先生需要老夫,老夫当然义不容辞?”

同意了!

凭什么?难道就是因为赵岩之前表现出的超强实力吗?

当然不仅仅是这样,因为,赵岩马上就会称为镇天府的天将?

这个身份,可能比赵岩表现出的真是实力更加的重要吧?

“那就多谢前辈了!”赵岩对着万俟老人微微颔首,随后又看向其他天武境强者问道:“不知诸位之后有何打算?”

赵岩心里想的很清楚了,这些人本来是为了独山的资源,来兴师问罪的。

而如今,独山已经属于赵岩,因为赵岩之前表现出的实力,这些人不再敢提那件事。

如果赵岩能够将这些人收服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讲,也是一件绝好的事情。

赵岩虽然自身强大,但是,手里没有几个像样的强者,总觉得有些势单力孤。

听了赵岩的话,江老最先站出来说道:“既然万俟前辈已经答应留在这里,那么,我也留下来给他老人家做个伴吧!”

“我也留下!”

“我也留下!”

……

九名天武境强者居然都表示愿意留下。

赵岩却是一笑置之,随够又别有意味的说道:“既然诸位有这份心,我赵北辰很是欢迎!”

“不过,你们也知道,我这人比较穷,不能为大家提供什么特殊的资源,如今大家都选择留下来,我本人却无法为大家提供充足的资源,你们在独山的一切用度,只能自费,不知诸位了还愿意?”

想留下来可以,但是我可不能就这样养着你们。

这些天武境强者一个个都是土豪,这点赵岩可是清楚的很。

葛卫国和裴永年在听到赵岩说自己很穷的时候,内心不禁腹诽:“现在,最富有的就是你吧?”

“这点请赵先生放心,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还有些家底,不必麻烦先生!”一名中年男子回应道。

其他人也都点头称是。

赵岩嗤然一笑,他当然明白这些人都在想什么,不过是两点。

其一,独山的秘密他们还是放不下,想留下来探究一下。

其二,赵岩如此年轻就有如此成就和实力,追随强者,没有人会在意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再说了,在华夏武道界,他们的身份地位,也的确不算太高。

一切事宜都安排完毕,赵岩将独山的建设事宜交给了葛卫国。

葛卫国也欣然应允。

今天葛卫国真正在赵岩身上看到了华夏武道界的希望,他对赵岩当然有求必应。

别说为他在独山建设一个修行之地。

就算赵岩提出更加过分的要求,他也有可能同意。

裴永年很不情愿的离开,离开的时候,他还不忘狠狠的瞪了葛卫国一眼,不过,也仅仅是瞪一眼而已。

穿着一身内衣的龚志祥,却是一脸不满的跟着离开了。

赵岩让九名天武境强者先行回归,让他们安排一下自己的事情。

而他自己则再次回到了地下,因为,下方还有很多事没有弄清楚。

那些神奇而充满力量的石钟乳和石笋,那枚发光的石卵,还有那个欺天大阵。

这些他都要弄清楚。

葛卫国,当然也离开了,他还要回去筹划为赵岩建设独山的事情。

另外,还有镇天府的事情,也要正式提上日程了

……

这几天的网络上,却是再次充斥着一些奇闻异事。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网络上很久没有“露面”的赵北辰,再次被提及。

“宛城关家一夜覆灭,宗师赵北辰力克关家老太爷!”

“宛城赌石大会,赵北辰一枝独秀!”

“一招制敌赵北辰,凉山杨家忍气吞声!”

……

关于武道界的事情,其中九成九都是“赵北辰”的消息。

不过还有一个话题也引起了很多人都关注,那就是关于宛城地震的事情。

“听说了没有,宛城发生地震,据说震中在独山之下,你们说这件事会不会也与赵北辰有关?”

“这就有些失真…了吧,赵北辰就算是在强大,也不可能引起地震呢?”

“听说地震当夜,大量的军方人员进入独山,和几年前那一次如出一辙,会不会独山之中又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

“地震发生的时候,赵北辰就在宛城,说不定还真的和他有关系?”

……

网络上只要与武道或者和宛城有关的消息,就一定少不了“赵北辰”三个字。

然而,接下来的一个消息,却是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

“赵北辰重现江湖,云中月期待与之一战!”

此言一出,网哗然。

其实,关于云中月和赵北辰的这一战,网络上那些对武道界比较感兴趣的人,已经期待了很久了。

尤其是赵北辰的名字消失在地武榜之后,那种神秘的感觉,更加的让人期待了。

“据说,云中月曾经去过七郎山了解赵北辰的状况,他好像真的很想和赵北辰一战呢?”

“那是肯定的,云中月雄居地武榜第一太久了,高手的寂寞,只有他们自己明白。”

“也对,正所谓高处不胜寒呢,能够遇到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对于云中月来讲,应该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吧!”

网络上对于两人之间的一战,不断的讨论,而这种氛围甚至已经影响到了现实中的云中月。

更可笑的是,竟然有人专门跑到东南云家,请求云中月向赵北辰挑战。

无独有偶,曲城七郎山脚下,同样聚集了一些人,要求赵北辰挑战云中月。

而在这件事情上,最为恼火的却是另有其人。

他就是“东北虎”程乐信。

当初程乐信被赵岩一剑吓走的事情,在网上也是传的沸沸扬扬。

程乐信也曾发誓,一定要在来年龙抬头的那一天,当着众人的面,从赵岩那里讨回颜面。

然而现在,赵北辰再次“现身”网络,网民们讨论的居然是赵北辰和云中月。

至于他这个地武榜第二,竟然只字未提。

“赵北辰?云中月?”

“不管你们在哪里决战,我程乐信一定会赶到的!”

程乐信心里的不甘,都要等待着云中月和赵北辰约战的事情有结果的那一天爆发。

然而,没过几天,网络上就有人爆料说:“云中月正式向赵北辰宣战了!”

“除夕之夜,暨阳湖,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