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贤看着温暖那一脸心虚的表情,嘴角微扬,他一点都不信慧安郡主的话,她一定是真的懂得的辨别玉石原石的!

不然她不会答应比试!

当然她凭借自己的观察力,从西华国的人的神情中确认哪一块是玉石王这话应该是真的。

不然她不可能一眼就看出哪块是玉石王。

这丫头真的聪明,洞察力也是惊人!

他是越来越欣赏她了!

帝君贤不由赞美道:“慧安郡主果然聪明!实在让人佩服不已!”

温暖摆了摆手:“我就眼睛好使一点!”

帝君贤笑了笑又对皇上道:“恭喜纳兰国君,得到了如此价值连城的宝玉!”

皇上高兴得胡子都翘了:“哈哈……这都得谢谢西华国,西华国国君真的是太有心了!这两块宝玉都不错!特别是慧安郡主挑的那块玉石王!简直是世间罕见!真的是价值连城都不为过!西华三皇子,回去后务必向西华国君表达朕的谢意!”

户部尚书马上附和道:“没错,谢谢西华国,西华国真的太有心了!”

其他官员也跟着道:“太感谢西华国君了!这等宝玉都舍得送出来,真的让我们大开眼界!”

纯情少女白嫩的脸蛋好想捏一下

…….

西华三皇子这回是想大方的笑都笑不出来了!

他们输掉了一座城池不说,还将这等世间罕见,价值连城的紫玉送了出去!

不对,这样的紫玉不是世间罕见,而是从来没有见过!

他们西华国以前也没开出来过!

这回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皇上的嘴角都快扬到眼角了!

他想压都压不下去!

今天一路凯旋,赢了那么多东西,宝马有了,城池有了,盐湖有了,金子有了!

真的是应有尽有了!

皇上心情就像今天的天气一样,那是一个晴空万里啊!

他对着大家朗声道:“非常感谢各国使者这次前来参加朕的万寿节!感谢各国国主为朕精心准备的贺礼!朕非常的喜欢!大家的真情实意朕都感受到了!实在无以为报,为表示感谢……”

皇上说到这里,北溟国的长公主突然出声打断他:“纳兰国君要是无以为报,那便以身相许吧!”

皇上:“(⊙_⊙)?”

她说什么?

众人:“……..”

北溟公主刚才说什么?

以身相许?

他们是不是听错了?

帝君贤:“!!!”

这个皇姑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

北溟国的使者脸都红了!

果然长公主这是想将纳兰皇上当面首养呢!

长公主这胆子是真的越来越大了啊!

纳兰国虽然比不上他们北溟国,但是纳兰国的国君也不是她一个和离又养面首的公主可以觊觎的啊!

温暖差点被口水呛到了!

这个北溟公主说的是以身相许吗?

谁以身相许?又是许给谁?!

皇上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北溟公主刚才说什么?”

北溟长公主红着脸,一脸娇羞的看着皇上道:“纳兰国君,纳兰国的皇后之位是不是悬空了?”

李贵妃闻言不由警惕的瞪着北溟长公主一眼,这个异国公主该不会是痴心妄想他们纳兰国的皇后之位吧?

皇上又不是傻的,怎么可能会立一个异国公主为后?

就算皇上发傻,满朝文武百官也不会同意啊!

不过如此也好,这样她就可以趁此机会,找个大臣提出让皇上立后了!

而在这后宫里,她的份位最高,这皇后之位还不是她的?

皇上看着北溟公主的表情,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同时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点了点头:“没错!皇后已经病逝!朕一把年纪了,便没想着再立后了!”

这人啊,身居高位久了,便将野心养出来了!

不是个个都像他一样,数十年都初心不变的!

皇上是真的没打算再立后了!

不然又多个嫡子出来造反,他会气甍的!

但他这辈子还没享受过花银子的乐趣,他还不能驾崩!

就是淡定如纳兰瑾年刚才都愣了一下,此刻一脸兴致勃勃的看向皇上,低声道:

“皇兄你生女儿的对象自荐枕席了!”

皇上瞪了纳兰瑾年一眼!

北溟长公主又对皇上抛了个媚眼:“纳兰国君此言差矣!皇上如此英明神武,年轻有为,怎么能不立后呢?!再说,国不可一日无君!皇后乃国母,母仪天下的典范!所以同样的国不可一日无母!男主外,女主内!纳兰国君还是得立一个贤良淑德的皇后来辅助你管理后宫!”

就只差说一句,她就是这个贤良淑德的皇后最好的人选了!

皇上看着北溟公主那张半老徐娘的脸,恶心得冷汗直冒,她不会真的想当自己的皇后吧?

那他会吓得半夜都睡不着的!

“谢谢北溟公主的提议,朕妃嫔众多,不缺打理后宫的人!”

北溟长公主依然不放弃,她一脸不屑的道:“那些妃嫔都是妾,玩物而已,又怎么能和皇后相比?皇后自然是得身份尊贵的人才能当的!”

说罢,她不由挺直了胸膛。

那个身份尊贵的人是谁,不言而喻了吧!

满朝文武百官这回也明白了!

这北溟长公主是有病?

竟然打他们皇后之位的注意?

简直是疯了!

皇上娶纳兰国的阿猫阿狗也不会娶一个北溟国的长公主吧?

而李贵妃快气死了!

谁是玩物了?

这个水性杨花的公主才是玩物吧!

什么玩意?

她堂堂皇贵妃,可是入了皇家玉牒的,到她口中竟然成了玩物?

李贵妃忍不住道:“咱们纳兰国的事,就不需要北溟长公主忧心了!”

北溟长公主斜眼撇了她一眼:“纳兰国君都没有说什么呢?你多嘴什么?一个妾而已,真以为你是皇后啊?有资格在这种场面说话吗?再说纳兰国君刚才不是说了无以为报,为了表示感谢,便以身相许给本公主吗?”

皇上:“!!!!”

他什么时候说的?

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皇上都差点一脸惊恐了!

“北溟长公主说笑了!朕绝无此意!朕老了,决不会再立后!就算立后,也只会立纳兰国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