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皇”两个字一出,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十几万的叛军战士,数千名皇者,数百名皇者后期巅峰以及那些皇者大圆满,包括焱祁焕在内的所有人,全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全都抬起了头,仰望着那个和赵岩对峙的黑衣身影。

为何会如此?

那是因为,钱皇这个名字,和炎帝样受到堪拉皇朝所有人的敬仰。

即便是这些人是来到之类攻打堪拉星的,即便这些人是来攻打姜家的,但是,他们这些人对于炎帝还有钱皇,都是发自内心的崇敬。

钱皇之名的由来,并不是因为他是皇者,是因为众人的崇敬而被尊称为皇。

其实,在炎帝称帝之前,他还有一个成为,叫炎皇。

钱皇,一个和炎帝有着同样传奇色彩的人物,即便十几万年过去了,人们仍然记得那个和炎帝并肩作战,打碎了旧世贵族统治的超级强者。

当时堪拉星域修为最高,也就只能达到王者巅峰,甚至于炎帝直到逝去的那一刻,都没能突破王者达到皇者。

也正是因为如此美人们对于“皇”这个字,是非常尊敬的,他对于所有修行者而言,面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由于炎皇和钱皇对于堪拉星百姓的恩惠,对于堪拉星修士们的巨大功绩,人们就用“皇”这个字来尊称两位伟大的统帅。

极品尤物完美曲线户外唯美写真

如果当初两人不是发生了一些故事,后来建国的时候,说不定会出现双皇并立的局面。

然而,最终钱皇隐退,炎皇建国,这天下成为了姜家一家的了。

可是传说钱皇早已不在人世,而今赵岩突然说这个黑衣人是钱皇,人们除了震惊之外,就是怀疑。

难道这真的是钱皇吗?他若是真的活着,那就是十几万岁了,一个人真的能够活那么长时间吗?

的确,就是连赵岩都在想,人真的能够活那么长时间吗?

就是曾经的弋阳宇宙,那些帝级人物,也很少有活到十几万岁的。

就是和他关系最为密切的梓澜仙帝,天武宗宗主也都只有几万岁的年龄而已。

至于其他的势力有没有这么长寿的?赵岩便不得而知了。

总之,那些成帝者,成帝之后,就很少显露于人前,就算是梓澜仙帝和天武宗的宗主也很少出现。

如果不是赵岩和他们关系密切的话,恐怕连他也见不着。

而现在的玲琅宇宙,是否有帝级强者?目前为止赵岩还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眼前的这个貌似钱皇的人,他一定不是帝者,甚至连尊者都不是。

可赵岩总觉得这家伙就是钱皇。

因为对方对于堪拉星以及堪拉星五大附星的了解,甚至胜过了姜桓。

能够对堪拉星周围那么了解的,除了曾经的炎帝之外,恐怕也就只有钱皇了。

可是炎帝都已经逝去很久很久了,钱皇还能活着。

在场内所有人发愣的时候,那黑衣人却发生了一些变化。

包裹着他的黑衣,渐渐收缩,头上的黑色盖头也在撤去。

渐渐的,一个面色苍白,美目清秀的青年人出现在了赵岩的面前。

那是那般的年轻,从他的容貌上看,就算说他比赵岩都年轻,们都有人相信。

当这个黑衣人显露出年轻的容貌时,现场的人都惊呆了。

如此强大的一个人,们竟然如此年轻?

即便有赵岩这个同样强大的人在这里,现场的人仍然吃惊不已。

毕竟,这实实在在是一件惊人的事情。

并不是因为有了赵岩,这件事就改变了性质。

这真的是钱皇吗?如果他真的是钱皇的话,这也太年轻了吧?

当他的盖头完全撤去没露出了他的全部真容的时候,赵岩便可以确认,此人正是钱皇无疑。

因为,没有了黑衣的遮挡赵岩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他的年龄。

虽然他容貌很年轻,但在赵岩的目光之下,他无法掩盖十几万岁这个事实。

而且,他的寿元已经接近了枯竭的边缘,说不定下一刻,他就会死去。

“都这样了,还不待在家里安养晚年,还出来折腾什么?”赵岩摇了摇头说道。

“哈哈哈哈!”钱皇仰天大笑,声音还是那般的苍老,和他那年轻的容颜一点也不相称。

“年轻人,你死过吗?”钱皇突然收回笑容,然后看着赵岩严肃的问道。

“我说我死过不止一次,你相信吗?”赵岩白了对方一眼回答道。

问他这个问题,赵岩也是无语了。

钱皇死没死过赵岩不知道,但是自己是否死过,他非常的清楚,而且他至少死过九次。

否则,他的“九转涅槃之体”是怎么炼成的。

“哦?”钱皇很是意外的看着赵岩说道:“哈哈哈哈,你还真的很有意思,本座本来是想以生死来和你说道说道,却不想你还真的死过。”

“那好吧,既然你死过,那你一定知道人在临死之前,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

“真的很恐怖!”

而赵岩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恐怖不恐怖本尊不知,但是本尊很愤怒是事实。”

“因为,本尊的每一次死亡,都不是因为寿元或者是病痛,更不是被人杀死,而是被……”

说到这里,赵岩指了指天空说道:“全都是被他阴死的!”

赵岩这话,使得钱皇神情一滞,随后再试大笑:“哈哈哈哈,年轻人你太有意思,难不成你和这天道有仇,他要一次又一次的杀死你!”

赵岩再次摇头说道:“不,本尊并不是被天道所杀……”

“总之说了你也不明白,你继续,看来你心里应该有很多高深的道理要讲。”

钱皇也摇了摇头说道:“本座并没有太多的话要讲,本尊只想告诉你,死,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尤其是明知自己就要死去,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等死的时候。”

“而且,人的年龄越是长久,就越是怕死。”

“原本,本座早就没有对生的希望了,但是当本座得知,在皇都有一件东西可以延续本座的生命,并且还有希望让本座再进一步的时候,本座就再次燃起了生的希望。”

“是不是很奇怪,人一旦有了希望,就会产生**,**越来越强烈,就会付诸行动。”

“本座忍耐了很久,最终还是没能压制住内心对于生的渴望,于是便有了今日之事。”

“噢……”赵岩恍然道:“原来这焱祁焕所发动的战争是因你而起?”

“就是不知道,这皇都之内到底有什么东西,竟然让你这个隐世十几万年的人,再次萌发了**之火?”

“应该是那块石头吧?”一个声音从堪拉星的方

向传来。

这个声音一起,赵岩便知道,姜桓到了。

下一刻,姜桓已经出现在了赵岩的身边,和赵岩并立,眼睛却是看着对面的钱皇。

当他站定了身体之后,首先向赵岩微微施礼道:“麻烦先生了。”

“如今钱皇出现,一切也就找到了根脚,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那钱皇一直看着姜桓,他很意外。

姜桓居然知道他要做的事情,而且姜桓向赵岩说的话,好像是想要将那块石头送给他,否则他不会说这件事好办多了。

不过钱皇并没有说话,他想看看姜桓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钱皇前辈!”向赵岩解释了之后,姜桓转向钱皇深施一礼道:“既然你想要那块石头,你可以直接向晚辈讨要就是,何必惹出这么大的阵仗呢?”

“那块石头本身就是你与老祖共同之物,只要你开口,晚辈还能不给吗?”

姜桓的话,让钱皇很是意外,他没想到姜桓会这样说,他真的有那么大方吗?

“那石头的确是我和你家老祖共同之物,但是,当初是本座主动放弃了他的拥有权,交给你的老祖,让他炼制成了炎城皇都的护城大阵的阵眼。”

“本座也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们一代一代的君王,为了更好的守护皇都,也是更好的守护那块石头,无数次的升级护城大阵。”

“如今,即便是本座前去,也不一定能够获取那快石头。”

“不过,那块石头关系到本座的寿元和修为的提升,本座不得不取。”

钱皇很是郑重的讲述道。

“这还不简单,晚辈关闭了护城大阵,那块石头便唾手可得,前辈既然开口了,晚辈这就去取来,交给前辈!”姜桓说完,便要行动。

“等等?”钱皇不解的看着姜桓问道:“你当真愿意将那石头交给本座?”

“那还有假?”姜桓毫不犹豫的回答。

钱皇沉默了,脸上甚至还露出了苦笑。

片刻之后钱皇再次抬头说道:“是本座孟浪了,小家伙,既然你如此大方,本座也不能什么也不做!”

钱皇说着,转身看向焱祁焕所在的方向。

钱皇和姜桓的对话,焱祁焕全否听到了,而现在,那钱皇居然看向了自己,这会有好事吗?

他毫不犹豫的转身就逃。

然而,他刚刚踏出一步,却已经无法移动了。

又是空间牢笼,这个空念牢笼和之前他对付赵岩的空间牢笼一样,直接限制了焱祁焕的行动自由。

此刻的焱祁焕,内心除了恐惧之外,再无其他。

他直到现在才明白自己和钱皇之间的差距。

原本他还想着,灭了姜家之后,如何摆脱这黑衣人的控制,如今想来,一切是那般的可笑。

人家是钱皇,一个活了十几万年之人,他的是恐怕早就超越了一般的皇者大圆满。

即便焱祁焕也比一般的皇者大圆满强大,但是他又如何和钱皇相提并论。

况且,钱皇此时所用的,还是空间之道。

“咔嚓”钱皇伸手一抓,那包裹着焱祁焕的空间牢笼急速变小,下一刻便出现在了钱皇的手中。

钱皇将那焱祁焕抓在手中,如同抓住了一个小老鼠一般。

他将焱祁焕向姜桓一递说道:“这是见面礼,不要嫌少!”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