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吗?

其实也还好。

只是徐小受发现,自己好像因为实力而严重高估了这两人。

对于一场真正的生死战来说,除非是两个智障,否则能决定生死的,绝非仅仅只有一个修为因素。

这是完区别于擂台赛的,所谓天时、地利、人和……

真的缺一不可。

自己因为“感知”而提前发现二人的意图,因为修炼和抽奖时意外造成的地形影响了二人的判断,这才有了后面一连串的猜疑。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自己的随机应变和灵机一动救了小命。

嗯……

说白了点,就是聪明!

徐小受有点后怕,若是那时候自己唬不住二人,他们一动手,结果就又是两知了。

当然,经此一战,他又觉得就算他们二人一起上,也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樱桃小口粉色睡衣美眉香滑幼体清新养眼照

“有点飘了……”徐小受打了下自己的脑袋。

望着鹅湖的朦胧雨雾,徐小受陷入了沉寂。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场雨,死了两个人啊……

加上闻冲,手上已经三条人命了。

果然,世界已经不一样了,要是不能好好适应,或许下一个死的,就会是自己了。

嗯?

闻冲?

这两货,该不会是来替闻冲报仇的吧!

徐小受突然想到,虽然在擂台上不论生死,而且是闻冲偷袭在先,但人家不一定就是孤家寡人啊。

死了之后,有个人给报仇是完有可能的!

“这……”

徐小受懵了,自己这是吃了孤儿的亏啊,完没想到这一点。

如此看来的话,这想法完是立得住的。

今日死了两个杀手,他日估计也还会再来……

“天呐,这岂不是无穷无尽!”徐小受一把抱住了头颅。

对了!

这两个家伙又会是谁?

简单的杀手?

不一定吧!

能在灵宫自由出入的,只能是灵宫内部的人,也就是自己人。

但硬要说这两货是内院的,徐小受一开始还能接受,现在有点不相信了。

这么弱,真的是内院至少修炼了两年以上的家伙吗?

徐小受眼珠子一转,忽然意识到不对,难不成,不是他们太弱……

是我太强了?

“飘了飘了……”徐小受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唯一有些好奇的点,其实是最后那深沉家伙接不下自己的一剑……

“好歹也是个居无境,没理由这么弱吧……”

“可是,连莫沫都能接下两剑……”

徐小受敢断定,即便吞了十枚炼灵丹,他的“拔剑式”威力有所增强,也绝不到翻倍的地步。

挡都挡不住……

怎么可能?!

莫沫都吃了一剑好不好!

“难不成,莫沫比那家伙还强?”

徐小受顿觉荒诞无比,但他再一次想到了莫沫那尚未开封的右手,还有那神奇的“封印之力”。

他见过的人,从未有如此诡异的力量。

即便是方才二人,他也能勉强推出其先天属性之力。

第一个应该是金属性,类似自己的“锋利”,只发挥了一击;

第二个应该是血属性,他的血手……

嗯,一次有效攻击都没打出来!

“封印术……”

徐小受陷入了沉思,或许,真有人和自己一般,天赋异禀吧!

“有机会问问乔长老……”

他没有过多理会,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自己的先天肉身在别人看来估计也是这个样子吧。

结果自己还有先天剑意……

“嘿嘿!”

徐小受回过心神,这场战斗更多的是让他看准了自己的实力定位。

远距离输出不知不觉间已经具备了,而且还是瞬发的超强切割术,磕了药连疑似居无境的强者都挡不住的那种。

嗯,某些特殊的人例外。

近距离战斗……

这个其实反而应该是自己的强项,但为了保险起见,今晚愣是没能用上。

不过从庭院里头那家伙的一击可以看出,有了“反震”,很少人能直接搞死自己了。

近战应该也是强到了没边的地步了,毕竟加起来八大先天被动技……

一句话,杀不死的只会让我变得更坚强。

唔,还有那恶心死人的“烬照天炎”……

其实应该算“烬照天焚”,但这是真的纯灵技了,自己修为上不去,完施展不开,能烧一个已经很好了。

瞬间焚烬方圆万里……

嗯,回去睡个回笼觉吧,梦里什么都有。

“还是得好好修炼啊!”

“如果实力能无脑横推的话,打架什么的,就不用这么累了,简直浪费脑细胞……”

徐小受伸了个懒腰,打了呵欠,无尽的疲惫涌上心头。

这一夜过得……

先被“烬照火种”折磨得死去活来,再历经数十连抽搞的情绪大起大落,春梦没做完就被人生生打断,榨干了无数脑细胞后还顺带杀了两人……

真的是绝了!

还是回去睡觉吧,否则不知道还会出什么幺蛾子。

徐小受刚欲转身,脑海中信息栏冷不丁刷新了一下:

“受到注视,被动值,+1。”

“……”

我日!

徐小受整个人僵住了,转身不是,不转身也不是。

什么情况?

我特么就是想想,没说出口啊,不能算乌鸦嘴啊!

怎的,什么时候连脑海中的想法都能开光了?

徐小受骇然失色,他死命催动“感知”,却没能发现自己周身有人。

“桑老?”

他艰难地吞咽着唾沫,尝试性地问候了一声。

没人回答。

徐小受简直要疯了,他发现有时候这个信息栏就是一个无比惊悚的存在,冷不丁出现的一行字,可以活生生把人吓死。

他现在恨不得把自己字典中“注视”二字给除去,再也不想见到它们。

会是谁?

不是桑老的话,谁还有这个死癖好偷偷盯着他?

难不成是第三个杀手?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注视”他,却不被感知发现的,目前就桑老这个级别的人才能做到啊!

徐小受身体转到一半,不敢继续扭动,只得欠了欠腰肢后撑着白玉栏杆踱步向前:“真美啊……”

“夜色真美!”

“雨也美……”

“好美好美!”

他模糊着脑海中的画面,努力将“感知”范围扩大,终于在路的尽头,小树林那个方向具现了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

这么远?

徐小受愣住了,这下他倒不怕了,直接转身,想要看清楚一点……

一双黑溜溜的眼睛蓦地闯入视线。

几拳之隔。

“卧槽!”

徐小受心脏都蹦了出来,胸前霎时飞射而出一口黑剑。

……

ps:今日一更,下午有点事请个假,明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