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时新月是又跑到程圆圆的面前,摸了摸她的额头,看她扫兴的走了回来,估计程圆圆的体温与之前没什么两样。

“新月姐姐,又咋啦?”程圆圆问道。

“没事!这是爱的抚摸!”新月开玩笑的说道。

没想到那程圆圆又说了一句:“哦!”这可是第三次了,大家都被程圆圆的举动弄的不知所措了,水晓星心想,好在程圆圆有师父教诲,估计不会出什么事情,若这样的她自己出去乱跑,那还真得身边跟着两个人看着一点才行,下一秒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新月看着程圆圆笑了笑,可这一笑不要紧,居然还被程圆圆给赖上了,听她说道:“新月姐姐,你的衣服好漂亮呀,等姐姐放假能给我也买一件回来吗?”

新月咋能那么小气,便是说道:“好的妹妹,等姐放假了给你买一车回来,到时候你随便换,想穿哪件穿哪件。”

“新月姐姐,你真是对我太好啦,”程圆圆说道。

“这没什么的,你听话就好,好好学习道术,不要乱跑,”新月此时也会叮嘱道程圆圆了。

“我知道啦姐姐,多谢姐姐提醒!”程圆圆嘴还挺甜,说的人心里直痒痒。

其实此时的程圆圆拥有着阴阳两界的思维,这只是刚刚起步阶段所以,思维难免阴一半阳一半的,搞的大家都以为程圆圆的头脑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水晓星心想可能就是因为她乃阳间阴界之女,思维可能就是这个样子的。

大家说了这么半天的话,时间也随之偷偷的流逝,此时的大脑袋肚子已经在叫个不停,就好像在提醒大脑袋吃饭了一样, 大脑袋说道:“那啥,这次大家都能聚集在我家,实属不易,看来咱们只能吃下午饭了,我和晓星出去准备点东西,下午就在我家吃吧,我主厨!”

林姚很难想象少飞哥主厨的样子,估计那菜得难吃的不得了,便是说道:“少飞哥还是别了,我看你家厨房里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而且你现在出去买在回来也得好久,我看这样吧,大家还是去我家吃吧,我家那边还是有些卖东西的地方,离的也近一些,正好帮程小师妹安排下住所,你看咋样?”

骑上单车被风吹过的空气感少女

“林妹子,我家确实没啥可吃的东西,只有点野菜,那还是听林妹子的吧,等回头我请大家去城里吃吧,”大脑袋说道。

水晓星看了看程圆圆,他想知道那程圆圆可否走到林姚的家中,于是问道:“小师妹,你现在能走动吗?”

程圆圆穿上了鞋子,在屋内走了两圈,看来没什么问题,她说道:“好像没事,腿也感觉有些力气了,大师姐家不远吧!”

“不是太远,正好大脑袋家离师父家比较近,等经过师父家的时候我给你指一指,你可得记住呀,明天我们就要回学校了,你可得自己去找师父的,别走丢了就好,”水晓星说道。

“那太好啦,我的记忆力可是很好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咋会走丢呀!不过即便是记不住,我也可以打听呀,”程圆圆说道。

水晓星尴尬的笑了笑,此时感觉像自己头脑出了问题,咋就会说出如此傻话来。

“那我们准备一下,向林妹子家出发吧!”水晓星说道。

大家都准备了一番,便是向着林姚家走去,水晓星十分关注那程圆圆出门走路会是什么样,是否会惧怕阳光或者是阳气比较重的地方,可令自己很惊奇的是,程圆圆均不怕这些东西,现在大约有两点钟,那太阳可是最热的时候,新月拉着程圆圆的手不肯放开,接着喊道:“晓星哥,你热不热呀?”

“当然热呀,不过还好,”水晓星回答道。

“晓星哥,过来!这有凉快的地方,”新月喊道,水晓星接着便是来到新月的身旁,边走边问道,这又没有树林哪里来的凉快之地,可新月是将程圆圆的手放在了水晓星的胳膊上,那一丝凉意直接传来,水晓星才想起,原来新月想说的是这事,不过夏天拉着程圆圆逛街,那还真是享受,那双手别的不说,解暑可是很快的。

林姚好奇的凑了过来,接着也拉了拉程圆圆的手,才得知原来新月在借用程圆圆的手乘凉呢呀!感觉这丫头好坏!好在水晓星与大脑袋都是男生,否者这几个人都得轮班拉手,苏心没有像林姚和新月参与其中,只是笑了笑,估计是不好意思过去。

途中水晓星是给程圆圆指点了一下师父的住所,当时程圆圆只是点头答应了一下,也没有多说什么,水晓星好奇程圆圆是否是记得自己说的话,还是敷衍的答应了一句,总想在问问她是否记得住师父的家,可又一想,还是算了,咱虽然头脑跟不上人家的潮流,可她又不是小孩子,找个地址应该还不成问题吧。

正当水晓星想事情的时候,程圆圆突然喊道:“好大的树呀!这起码得有近万岁了呀。”接着她便松开了新月与林姚的手,向着大叔跑去,林姚她们没觉得什么,可水晓星担心程圆圆跑丢了,便是急忙追了过去,只听到程圆圆在大树下喊道:“大树爷爷好,我是程圆圆,请多多关照!”

水晓星跑到程圆圆的身后就停了下来,看那程圆圆与大树说着话,心中十分好奇,所以只在一旁静静听了一会儿。

那程圆圆说了好几句奇怪的话。

“大树爷爷,你成仙的好早呀!”

“是呀!大树爷爷,我看得见!”

“我是来跟师父学道的,所以今后要常在这里,我会经常来这里看你的。”

“到时候还请大数爷爷指点……”

那程圆圆自言自语的说了半天,有几句林姚与新月都是听见了,三位都是十分好奇,大脑袋与苏心可是没着急赶过来,大脑袋是就懒的不想跑,苏心那完是淑女形象,不快不慢的。

林姚首先问道:“小师妹,你能与这大树说话?”

“大树爷爷不让说,我刚才答应它了,这事我不能告诉你的,大师姐!”程圆圆说道。

林姚心想,这话明显就有问题,不让说你咋还说呢,便是以为小师妹的头脑似乎又短路了,接着说道:“那快走吧,我家离这里不太远了,想想我小的时候多有活力,早上还能先跑到晓星哥家去,然后去喊大脑袋起床!”

但林姚不是经常去的,但也是时常如此,看来这事水晓星也是不能及的,听那程圆圆说道:“大师姐,你好厉害,这里的路程虽不算远,可也不太近的,当时你还是小孩,腿短!可以说要比现在付出的辛苦更多。”

林姚想了想,那程圆圆说的话都挺好听,唯独说我腿短就有点……哎!小时候哪有几个个子高的,可我的腿那时候跟村里的大多女孩比,可是算长的。

就这样大家在树上乘凉了一阵子,这才向着林要家走去,临走时程圆圆还与大树挥了挥手,说道:“大树爷爷再见!”

几个人都回头看了一眼那颗大树,又看了看程圆圆,见她此时非常有活力,而且还特别开心,就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林姚见程圆圆那么有活力,便是说道:“咱们还是先去买些东西,然后在回去吧。”

几个人都是答应了一声,反正那程圆圆也没有啥事,可此时她说道:“大师姐,你要去给我买啥好吃的呀。”

“你想吃啥,我就买啥,”林姚说道。

“那太好啦,让我想想啊,”程圆圆说道,接着就停下了脚步。

林姚回头喊道:“小师妹,快走呀,还是边走边想吧。”

“哦!”接着程圆圆便是跟在了林姚的身后,也不知她想了些什么。

反正到了卖东西的地方,那程圆圆可是自己拿了不少的东西,足足有两大包之多,反正乱码七糟的啥都有,也不知那程圆圆要干嘛。

林姚心想,反正是答应了程圆圆给她买,那付钱这事,还是自己付吧,付钱的时候,程圆圆才笑嘻嘻的走过来说道:“多谢大师姐了,我是真没有钱!”

“小师妹你就没偷偷攒些私房钱啊?”林姚开玩笑的问道。

“啥瞒不住大师姐,”接着在林姚耳边偷偷说道:“我攒了,偷偷让你看看,”接着程圆圆便是摸了摸裤兜,林姚见那程圆圆掏出了两张票子,便是急忙拉住了程圆圆的手,接着又塞了回去,而且还给程圆圆丢了五百块钱,说道:“小师妹,你那钱还是留着,别让其他人看见了,先花大师姐的。”

给钱那程圆圆能不高兴嘛,便是说道:“谢谢大师姐了,接着还将钱又塞了塞,似乎怕丢了似的。”

林姚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心想好在没有让卖货的人看见,否者还不得吓个半死啊,那小师妹兜里的哪里是可话钱啊,那明明是两张面值壹亿元的冥币!而且还挺红的!

这林姚不给程圆圆拿钱,没准那程圆圆出来买东西就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给别人吓死,二是被别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