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落幕,南二城再次度过了一场危机,只是这过程有些太戏剧化,即便是亲身经历的人,也觉得有些虚幻。

在天道盟和紫霄山的双重压力之下,南二城竟然转危为安。

当然,若仅仅只是如此也便不算什么了,可是,那天道盟的杨二郎居然在最后时刻帮助赵北辰揭露了紫霄山主的一些见不得光的往事。

而紫霄山主竟然在和赵岩的对决之下完被碾压,甚至被封了修为,任赵岩一个一个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堂堂颜率星第一人,竟然落得个如此下场,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紫霄山主被伏,紫霄山作为彼岸世界超级势力的翘楚轰然倒塌,旗下皇者悉数归顺赵北辰。

所有事情里面,就这最后一间最为魔幻。

难道紫霄山之上就没有一个忠贞不二的人吗?

说对了,还真没有!

如果仅仅只是赵岩前去紫霄山挑战,将紫霄山主打败,那样的话,可能这些紫霄山的人还可能为了紫霄山主和赵岩对抗。

但是,紫霄山主万年之前所做的事情太过于被人不齿,而紫霄山的人虽然平常行事霸道,为人强势,但这些都是在紫霄山主还在的情况之下。

况且,紫霄山主的丑事太过于不光彩,要是这个时候这些人还抱着对紫霄山主的忠贞不放的话,那么他们会不会被认为是紫霄山主的同谋者?

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

实际上,紫霄山主当初针对五行炼器宗的计划,紫霄山的这些人一个知道的都没有。

因为操作这件事情的人是梁桐元,紫霄山除了紫霄山主之外,在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而当初针对四绝宗的事情,那是几大势力在一起商议的结果,那个级别的会议,紫霄山上只有紫霄山主一个人参加。

因此,当时会议的走向都是紫霄山主在把控,紫霄山的人根本不了解。

要是这个时候,让这些人为了紫霄山主的错误来买单的话,他们自然是不愿意的。

因此,他们这个时候除了投靠赵岩之外,已经没有了第二个选择。

选择其他势力?不可能,这件事要是传到彼岸世界去,那些顶级实力得知了紫霄山主是在被赵岩完碾压的情况下落败的,那些势力的掌舵人肯定会立即和紫霄山划清界限。

大多数人都长着一双势利眼,尤其是那些活了成千上万年的老不死的,他们看事非常的面,他们不会为了一个失去的人做任何事情。

再说了,紫霄山主虽然号称翘楚,但是要论关系的话,其他宗门不见得和他的关系就有多好,说不定那些掌舵人的心里早就向他死了。

那么,能不能在彼岸世界重新建立一个势力呢?

除非这些人想要死的快一些。

曾经的彼岸世界是没有什么资源可言,但是,每一个大势力手中都我这一块属于他们自己的地盘,而在他们地盘之内是否有着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当初灾难降临,造成了整个彼岸世界的荒芜,但是他却带来了更为完整的天地规则。

那么,在带来了完整的天地规则的同时,是不是还带来了其他的东西呢?

各方势力在占据了领地之后,再也不离开是为了什么?

尤其是那个隐香山,他们在灾难过后竟然隐世不出,难道他们真的不需要抢夺资源用来修炼吗?

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每一个宗门都占据着一个非常优越的区域之中。

而在这片区域之中,就有着一些十分精纯的天地能量,这是支撑这些宗门在这万年之内仍然持续强大重要因素。

那么紫霄山是否也有这样的地方,也有这样的天地能量呢?

答案是肯定的。

要是这些紫霄山的修士自己跑去建立一个势力的话,在紫霄山主不在的情况下,那些超级势力会放过他们吗?

会留着那些天地能量不要嘛?

自然不会。

于是,投靠赵岩,将紫霄山的资源献给赵岩,这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杨二郎带着天道盟的人走了,临走之前他告诉赵岩:“到了神圣星域,来找我,我亲自带你到天道盟!”

神圣星域,赵岩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个称谓了。

第一次听到这个称谓的时候,是嫣然说的,嫣然说,在这玲琅宇宙,最强大者都在神圣星域。

神圣星域是玲琅宇宙实际上的核心,玲琅宇宙最为强大的势力都在神圣星域,天道盟自然也不例外。

在第二次听到神圣星域的时候,赵岩想要去的冲动更浓了。

试想一下,一个杨二郎已经能够和他对战很久而不分胜负,而杨二郎仅仅只是天道盟负责外事的一个统领而已。

虽然他的手下称他为战无不胜的战神,但是赵岩相信,在神圣星域,必然有很多和杨二郎同样级别的存在。

至少,那些顶尖势力的掌舵人,实力一定是强过杨二郎的。

在杨二郎离开之后,赵岩便决定,在颜率星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他便前往神圣星域,他倒要看一看,这神圣星域的顶级强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实力。

不过,在杨二郎走了之后,又有一个问题困扰着赵岩,那便是,嫣然和三大老祖去了哪里?

赵岩可以肯定,嫣然和三大老祖必然已经不再颜率星了,否则杨二郎不会选择捉拿自己来要挟嫣然。

那么嫣然到底去了哪里?去了神圣星域吗?

“不对呀?她曾经说过,要我陪她一起去的……”

“不好,那丫头去了地球……”

赵岩突然想到,当初嫣然说要和他一起前往神圣星域之前,好像说要到地球上去调查宁瑶是不是有问题。

“这下麻烦了,嫣然可别对宁瑶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赵岩嚯的从躺椅上站起来自语道。

“什么?怎么了?”这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赵岩转身,便看到君悦城一手端着茶壶,一手拿着茶杯正赶来给自己送茶。

赵岩尴尬的一笑说道:“没……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认为有些棘手。”

“是关于嫣然的?”君悦城很是平静的说道。

赵岩颇感意外的看着君悦城,他记得上一次提到嫣然的时候,君悦城差点和自己打起来,这一次怎么那么平静?

注意到赵岩的表情,君悦城微微一笑说道:“别瞎想,上一次不过是为了敲打一下你,让你不要出去乱搞!”

“我君悦城可不是小气的女人,有别的女人喜欢你,说明你足够优秀,我骄傲还来不及呢?”

“况且,那嫣然应该是前世就喜欢你,为了你,还穿越了宇宙壁垒回来找你!”

“她对你这样痴情,我哪里有理由吃她的醋?”

“如果你愿意,她也不介意有我的存在,我不介意二女共侍一夫!”

“哎……谁让我跟了你这么一个招桃花的男人?”

听了这些话,赵岩一脸窘态的看着君悦城说道:“老婆,说实在的,我对嫣然,也就是前世的飞鸿,仅仅只是妹妹的感情,可是她却……”

“总之,我和嫣然是不可能的,不过……”

“不过什么?”君悦城倒好了茶,端到赵岩的身前交给赵岩说道:“难不成你外面还有女人?”

女人还真是敏感啊,赵岩刚刚起了个头,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他宁瑶的事情,结果他自己就猜出来了。

赵岩老脸一红,正准备解释,君悦城则直接将茶杯重重的放在茶几上,转身回了房间。

当然了,他这自然不是真怒,要是真怒的话,她一个皇级强者,还不将茶几轰碎了。

不过赵岩却能够感觉出来,君悦城是真的不开心。

“女人,即便是皇者也一样爱吃醋!”

“可是我该怎么办?”

赵岩收拾好茶几上的茶杯,然后转身也进入了房间,他不能让君悦城一个人生闷气,他还是决定要解释清楚这件事。

君悦城坐在自己的床上,摆弄着提前为孩子准备的虎头靴和小衣服,脸上却带着忧愁。

其实,即便赵岩不说,她也能够感觉到,赵岩的心里明明还有另一个人,只是赵岩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它。

君悦城很清楚,他和赵岩只见不过是一个突发事件,然而赵岩待她却很好,甚至一度让她以为,她真正的拥有了赵岩的部。

但是,她总觉得赵岩在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心里还有某种愧疚感。

君悦城知道,这种愧疚感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另一个人。

不是嫣然,定是另有其人。

“她是地球人是吗?”似乎感觉到赵岩已经到了门口,而没敢进来,君悦城自己先开口了。

“啊……呃……她这一世是地球人……”

“呲呲……”

赵岩话没说完,就听到君悦城在抽泣,赵岩实在是忍不住直接进屋,他抓着君悦城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拭去君悦城的眼泪说道:“怎么就哭了?”

君悦城没有任性的甩开赵岩的手,而是直接扑到了赵岩的怀里说道:“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明明是抢了别人的男人,自己却在这里埋怨别人!”

“不,城城,这不是你的错,是我当时没有控制好自己……”

君悦城在赵岩说到这里的时候,伸手堵住了赵岩的嘴说道:“你说错了,是我们都没有控制好自己!”

赵岩表去救那个一滞,然后微微一笑,两只手将君悦城整个抱起来说道:“所以,这不能怪你一个人,不是吗?”

“我们是两情相悦!”

而听到两情相悦的时候,君悦城有挣脱赵岩的双手,退后到床边,盯着赵岩的眼睛问道:“你刚刚说那个人这一世是地球人,那是不是她和嫣然一样,前世就是你的爱人?”

这个问题赵岩无法否认,与是只能点头。

得到肯定回答的君悦程,眼泪再次落下来,她委屈的说道:“本以为嫣然是你前世的恋人,我不吃她的醋,你要是喜欢,要了她就是了。”

“毕竟,我是后来者,可是现在,又出现一个前世的恋人,你让我如何自处?”

“哎呀!”赵岩有些头疼。

赵岩最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自己在乎的女人。

虽然她是个强大的皇者,可是皇者也是女人呢?

是女人就会又嫉妒心里,此刻的君悦城定是拿自己和嫣然以及那个素未蒙面的女子相比较。

人家是两世情缘,而她和赵岩仅仅是这一世,只不过她捷足先登成为了赵岩的第一个女人罢了。

可是,要论感情的话,肯定是那个人更深有些吧?

毕竟,都经历了两世了,还能够走到一起?

“那个城城,你听我说!”

“好,你说!”君悦城直接停止了哭泣,很是郑重的看着赵岩说道。

这一刻,让赵岩再次一惊,这情绪收的也太快了吧?找延甚至认为刚刚君悦城的哭泣都是假的?

女人天生就是演员,果然如是!

“那个,我还没有给你讲过我的过去,索性今日就一次性给你讲完吧!”赵岩向前挪了挪,再次拉住君悦城的手说道。

君悦城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赵岩,等待着他的讲述。

“万年之前,有一颗像流星那么大的陨石,穿越宇宙壁垒,从异界而来,进入了玲琅宇宙,所过之处,如同灭世……”

赵岩从那刻陨石开始讲起,后来又回溯到自己的前世,从他被天武宗二长老救回天武宗开始,讲到了自己的第一次筑基,讲到了第一次杀人,讲道了第一次和宁瑶相遇……

虽然讲到和宁瑶相遇这一段的时候,宁瑶的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但是他还是忍着继续倾听。

君悦城跟着赵岩的故事,就好像跟在赵岩的身边,随他经历所有的悲欢离合,陪她度过所有的艰难险阻。

陪她修炼,陪她杀敌,陪她渡劫。

甚至陪她和宁瑶谈情说爱……

君悦城感受着赵岩的快乐,体味着他的有仇,也疼惜他的伤痛。

不知不觉间,赵岩胸口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

而趴伏在赵岩胸前的君悦程吗,却埋着头,怎么也不肯抬起来。

因为,她的眼睛已经哭肿了。

“赵岩,她能够为你而死,说明她真的很爱你,你要是选择和她在一起的话,我必定不会反对。”

“不过……你也要相信,我也愿意为你去……”

“傻话!”赵岩没等君悦城将那个“死”字说出来,就直接堵住了君悦城的嘴巴,并且严肃的对她讲:“以后不准你说死不死的……”

说道这里赵岩将手伸向君悦城的肚子,然后温柔的说道:“我们的小宝宝都还没出世,你整天说死呀死的,你让我这个当父亲和做丈夫的情何以堪?”

被赵岩这样“埋怨”,君悦城心里一点也不觉得难受,反而特别的甜蜜。

不管赵岩是因为孩子才对自己好,还是真心的对自己好,总之,现在的君悦程认为,自己是幸福的。

曾经的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有一天会爱上一个男子,并且还当上了母亲。

以前的君悦程,身心的扑在家族事业上,一心想着如何才能够振兴家族。

而自从遇到了赵岩之后,虽然她仍然坚持自己的理想,但是,她的心里,很明显的出现了另一个重要的人。

而且她知道,这个人已经镶嵌在了她的心坎上,怎么也去不掉了。

而且,现在的南洲君家有君常乐打理,她已经不需要在操这份心。

现在赵岩就是她的部,君悦城不舍得失去他。

君悦城双手交叉,挂在赵岩的脖颈上,她的连贴在赵岩的脸上,感受着面前这个男人的温度,呼吸中都是他的味道。

她不忍放手,生怕一放手,这个男人就会消失。

赵岩的双手也环抱在君悦城的腰间,低头,嗅到君悦城的发香,很舒服,这也许就是爱的味道吧?

“我能见见她吗?”突然,君悦城来了这么一句。

“当然可以,不过,现在我们回不去了!”

“流云宗的传送阵毁掉了,玄月阁应该有一个,但是现在玄月阁的人也随着嫣然一同消失了。”

“不过,就算是能够传送,我也不能回去!”赵岩解释道。

“为何?”君悦城松开手,看着赵岩问道。

赵岩看着君悦城,心里在想着要不要告诉他自己的秘密。

赵岩的这个秘密可以说除了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就算是嫣然,也只知道自己是从弋阳宇宙而来,至于和地球有什么关系,赵岩也没说的那么清楚。

最终,赵岩还是决定告诉她,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君悦城可以说是在心里最贴近赵岩的人了。

而且这个女人还为自己怀了孩子,他不相信她相信谁?

“城城,你知道那个地球为何会被封印吗?”赵岩没有直接回答君悦程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君悦城自然是摇头。

赵岩自然知道她回答不出,于是在君悦城摇头之后,他便立即说道:“因为那个封印和我有关系。”

“他随着我境界的提升而提升,如果现在我回到地球的话,那地球的封印就会瞬间破解,他的级别会立即达到皇级。”

“你知道这对于地球,还有地球上的生命来讲意味着什么吗?”

而听了赵岩的话之后,君悦城整个人被吓傻了,迟迟没有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