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不知道想到什么,决定下次娘亲在菜地里除草,蹲到脚麻的时候,叫爹爹来菜地将娘亲抱回家里!

她有次都看见娘亲因为脚麻,跌倒了,还压死了几棵菜呢!

菜还没长大,娘亲可心疼了!

纳兰瑾年走了几米远,温暖便道:“好了,放我下了吧!不麻了!”

纳兰瑾年这将温暖放了下来。

这时袁管家已经准备好小船了。

他先上了船,对岸上的两人道:“主子,慧安郡主,可以上船了。”

纳兰瑾年扶着温暖上了船。

两人上船后,袁管家拿起船桨正想撑船。

温暖道:“袁管家,我来就行。”

很久没撑过船了!

袁管家:“…….”

买家具的戴帽子女孩

看吧!看吧!

慧安郡主真的是太贪玩了!

纳兰瑾年看了袁管家一眼:“这里不需要你了。”

袁管家:“……..是!”

虽然有些担心慧安郡主会将船撑翻,害主子掉进水里。

但是他已经学会了,对主子的话,必须千依百顺,唯命是从,不得提出质疑!

“慧安郡主水面上漂浮的小木块下面养着珍珠蚌,你……..”

“袁管家不必担心,我知道的。”

温暖说完直接一划船桨撑着小船离开了。

动作娴熟!

水面一道涟漪荡漾开来,船便沿着直线远去了。

八月的阳光有点烫人,但有河风扑面而来,让人觉得还挺舒服的。

袁管家在岸上紧紧的盯着,心都揪起来了。

但是看见温暖动作真的挺熟练的,而且都避开了水下面的养殖笼。他才放心下来。

温暖游了一圈湖,然后又捡了几笼珍珠蚌,便将船撑回去了。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袁管家已经让人将开出来的珍珠清洗干净,打包好,让纳兰瑾年带走。

袁管家将那一大袋珍珠放在前面的驾驶座旁。

然后对着温暖和纳兰瑾年行礼道:“小的恭送主子爷,慧安郡主。”

温暖分明看见袁管家的眼里有期盼。

纳兰瑾年也不知道是没有看见,还是故意忽略了。

他对温暖道:“走吧!”

“嗯。”温暖轻应了一声。

就在温暖和纳兰瑾年正准备上马车的时候。

那些做工的妇人也收工回家吃饭了。

一个小女孩蓦地从自己娘亲手中抽回自己的小手,然后跑到了温暖和纳兰瑾年身边,将手里的两块油纸包着的糖果递给温暖和纳兰瑾年。

她不敢看纳兰瑾年,她看着温暖怯怯的道:“漂亮姐姐,谢谢你让我留下来赚银子!看请你和漂亮哥哥吃糖果。很甜的!”

这是她帮了村长一个小忙,村长给她的,她本来打算留给弟弟吃完药后吃的。

弟弟喝的那药,她偷偷尝了尝,可苦了。

有糖吃就不苦了!

“漂亮姐姐你尝尝!”

“好!”

温暖笑着接了过来,打开油纸包装,露出一块米白色的糖,这应该是麦芽做成的糖。

袁管家看了一眼温暖,嘴皮动了动,到底没有说什么。

温暖将糖放到口中,尝了尝笑道:“真的很甜!”

小姑娘松了一口气,那双纯粹的大眼睛更加亮了。

温暖又将剩下一粒给纳兰瑾年:“你要不要尝尝?”

袁管家身体一绷,心下意识一紧。

纳兰瑾年没有说什么,接过来,打开油纸,便放进嘴里了。

“…….”

温暖笑盈盈的看着他,眼睛贼亮的:“是不是很甜?”

纳兰瑾年眼里满是无奈,点了点头:“嗯。”

真的太甜了!

他向来不喜欢这么甜腻的东西。

这丫头分明是故意的!

看着她这般调皮模样,让他生出一股冲动,想要狠狠的……..欺负回去!

等着!

温暖的确是故意的,知道他不喜欢吃糖,尤其这糖还特别甜。

温暖看向小姑娘:

“谢谢小妹妹!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冯梓童!我弟弟叫冯梓林,是村长伯伯给我们起的名字!是不是很好听?”

温暖想到她之前说的赚银子给她弟弟看病,心中一动,她对着小姑娘笑了笑:“嗯,很好听!梓童,你的糖真好吃,姐姐越吃越饿了,可以去你家吃饭吗?”

冯梓童闻言看向站在她身后,有点紧张的妇人:“娘亲,我们请漂亮哥哥和漂亮姐姐去我们家吃饭好不好?”

妇人摸了摸她的头:“好!”

然后妇人对温暖腼腆一笑道:“姑娘若是不嫌弃,请到我家吃顿便饭吧!”

语气有点紧张,担心温暖拒绝,也担心家里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他们。

温暖欣然应下:“好啊!”

袁管站在边上,心里忍不住有点着急,怎么能随便去陌生人家吃饭?

慧安郡主还是没有将主子爷的安危放在心啊!

但是袁管家也不敢说什么。

儿子说了,主子爷的事,可由不得他一个管家去指手画脚。

他只要言听计从就是了。

温暖看向纳兰瑾年:“我们去梓童姑娘家吃完饭后再回去?”

“好。”纳兰瑾年看了一眼袁管家。

示意他准备一些礼送过去。

“小的这就去准备。”袁管家会意,马上道。

冯家婶子对冯梓童道:“大妹,你带姑娘和公子先回家,娘亲去菜园子摘些菜回去。两位,我去摘点菜,我女儿带你们回去哈,不好意思!”

说是去摘菜,她其实是去村里借点米和肉。

幸好工钱是日结的,今天第一天做工,下午再做半天便收到工钱,到时候再还给村民。

温暖点了点头:“没关系,婶子你去忙!”

“漂亮姐姐,我带你去我家!”冯梓童高兴的拉着温暖的手直接往前走。

纳兰瑾年不急不缓的跟着她们身后。

冯家婶子越过他们几人,匆匆的往村里快步走去。

冯家婶子去了村长家,院门是打开的,她喊了一馨,便直接走了进去。

村长媳妇正在淘米下饭。

她家相公除了是村长,还是在附近学堂当夫子。公爹是赤脚郎中,家里有二十多亩田,家中人口不多,所以家境比较富裕,天天不是白面,就是大米白饭的吃。

冯家婶子对村长媳妇道:“大嫂,家里来了贵客,我想借一斤白面,再帮你买一只母鸡,那银子,我晚上领了工钱,还给你,你看可以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