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给我住手!”

正当笛上谷平南要和萨袅丸四郎动手的时候,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从周围响起。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但是却不知道这个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下一刻,在高空战斗的笛上谷遥和萨袅丸碧石也回来了。

现场那些战斗的武士,当然也都住手了。

所有人都有些茫然,到底是谁发出的声音。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声音从何而来,但是他们却是知道,这个人肯定不他们肯在场的任何人都要强大。

“恭迎泽川圣王!”

“恭迎泽川圣王!”

笛上谷遥和萨袅丸碧石一回到这里,就朝着北面的方向躬身行礼。

其他人见到两人如此恭敬的朝着北方朝拜,又听到他们口中的称谓,也都大吃一惊,同时,也朝着北方恭敬的朝拜。

清纯美女清新写真让你眼前一亮

泽川圣王,东洋武道界的一个神话一般的人物,曾经凭借一己之力,平定了东洋R国的多次内乱。

只不过,他不轻易出现在这些东洋武士面前,更不要说是世俗世界了。

此时,不仅是那些之前在战斗的三等武士好奇,还有那八名其他势力的大佬同样好奇。

就连笛上谷遥和萨袅丸碧石也不是很明白。

上百年不曾露面的泽川圣王,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其实,百年来,东洋武士们甚至都已经忘记了他们还有一个至强者存在。

就连当年针对华夏的那场战争都没能让这个老圣王出山,而现在他却出现了。

在众人朝拜的同时,北方的天空出现了一缕霞光,霞光之中一个光头白须的老者在两个少男少女的陪同之下,渐渐现身。

“你们这是要断了我大格民族的根基吗?”老者一出现,就盯着笛上谷遥和萨袅丸碧石呵斥道。

而萨袅丸碧石和笛上谷遥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们之间的争斗,和大格民族的根基有什么关系?

难道他指的是赵北辰?赵北辰虽然强大,也不至于强大到将整个东洋的根基动摇吧?

他们没有回答,但是身体却压的更低了。

“还有你们,就这样看着他们争斗而不插手?你们还是不是我大格民族的子孙?”老者又看向另外八名大佬呵斥道。

所有人都不明白吗,这个传说中的存在一出现就各种呵斥,是为了什么?

“区区一些华夏的破铜烂铁,就让你们争斗成这个样子,真不像话!”

听到这里,这些人好像明白了一些。

泽川圣王这是在责怪他们去海底世界寻找宝船的事情。

可是这个大格民族的根基有什么关系呢?

“都起来吧,准备迎接赵北辰的到来!”

什么?迎接?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要迎接赵北辰的到来。

泽川圣王又是如何知晓赵北辰的?

赵北辰何德何能,能够受到泽川圣王如此的重视?

“圣王……”萨袅丸碧石站起身来,好像有话要说。

“你们自己犯下的罪孽,当然要自己承担,本王希望你们不要因此而断送了我大格民族的根基。”

“可是,为什么呀?”萨袅丸碧石是在是不明白。

要知道,赵北辰可是要来灭了他们萨袅丸家族的。

而这个受到东洋所有武士敬仰的泽川圣王居然要迎接赵北辰的到来,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哒哒哒哒”这时候,一架直升机却出现在此处的高空。

泽川圣王只是瞥了飞机一眼,然后暴喝一声:“武道界的事情,你们少掺和,回去!”

仅仅只是一声暴喝,那架直升机顿时重心不稳,有一种将要坠落的架势。

不过最终,它还是稳住了,并且马上转头飞走了。

下方的那些人知道那直升机是什么人,那就是萨袅丸家族请来的M国军方的人。

他们来此也许只是查探一下具体情况,却不想遇到了泽川圣王这等人物。

泽川圣王低头看向萨袅丸碧石说道:“这就是你们应对赵北辰的方法?”

“你们认为,以赵北辰如今的实力,这些人能够对付得了他?”

看来,这个传说中的泽川圣王,虽然隐居多年,但是却对世界上发生的大事很是了解。

他对赵北辰的了解,甚至有可能笛上谷家族和萨袅丸家族更加的清楚。

“圣王,赵北辰要来灭掉我们萨袅丸家族,您要我们迎接他到来,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我们萨袅丸家族可是为大格民族立下了不朽功勋的呀?”萨袅丸碧石有些不满的说道。

“不朽功勋?你说的是一百多年前的那场战争吧?”

“那也叫功勋?你们主导的那场战争,不仅给整个亚洲带来了沉重的灾难,还把整个大格民族拖入深渊。”

“甚至带来了比战争更加深远的不利影响,你们也好意思说那是功勋?”

“为了一些破铜烂铁,公然去挑衅你们连仰望都做不到的存在,萨袅丸家族,你们太膨胀了。”

“一百多年的发展,让你们忘乎所以,认为整个天下就没有你们做不到的事情了?”

“那你们怕什么?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就要面对,借助于别人的力量,甚至将整个大格民族拖进来,本王不允许!”

泽川圣王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让萨袅丸家族承担自己做错事的后果。

笛上谷遥一直都没有说话,但是他的内心却已经极不平静。

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结交了如此不凡的存在。

连他们的泽川圣王都要如此谦逊的迎接赵北辰的到来。

他还真的想看看,这个赵北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其实,之前寻找宝船的的事情一直都是笛上谷平南权负责。

他只是听说了这个赵北辰在华夏以及北欧罗巴的一些所作所为,却不曾真正见过赵岩的真容。

其他八名大佬此时的内心是复杂的,其实,在赵岩和萨袅丸家族之间的恩怨上,他们的内心还是站在萨袅丸家族这边的。

毕竟他们都是东洋人,都是大格民族,面对赵岩这样一个外敌,他们当然应该抱成团。

但是此时听了泽川圣王的话,他们开始重新审视这件事。

他们当然也听说了萨袅丸家族和赵岩只见发生的一些事情。

想来这件事还真的是因为萨袅丸及家族挑衅在先。

再加上一百多年前的那场战争,到处都有萨袅丸家族的影子,所以,赵岩和萨袅丸家族的矛盾是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了。

“不,我们是为了大格民族的将来,才主张那场战争的,我们不应该独子面对,整个大格民族都应该帮助我们!”萨袅丸碧石身子站的直直地说道。

好像在这一刻,他已经不再乎什么圣王不圣王的了。

“你……”泽川圣王有些诧异的看着萨袅丸碧石,随后目光有些冰冷的说道:“你这是要挑战本王的底线吗?”

这一点不仅是泽川圣王看出来了,其他人当然也看出来了。

但是却没有人敢出声。

空气中弥漫起一种令人窒息气息,此刻已经不再是笛上谷家族和萨袅丸家族之间的对峙了。

而是萨袅丸碧石和泽川圣王的对峙。

“泽川圣王,你百年不出,一出现就兴师问罪,并且将我们萨袅丸家族视为大格民族的罪人。”

“甚至还帮着外人要求我们承担责任?”

“我们尊你,敬你,无非是因为你在历史上做出的贡献,而今,你既然想着外人,我们萨袅丸家族从此也就没有必要在尊重阁下了!”

这家伙,现在连圣王都不叫了,直接称呼泽川圣王阁下。

这是将自己和泽川圣王放在了同等的地位之上了。

他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都用一种白痴的目光看着萨袅丸碧石。

甚至连萨袅丸四郎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你……”

“住口,若不是你主动去挑衅赵北辰,怎么会有今日之祸?”

“你继续联系M国军方,我就不相信,他们的那些导弹,还对付不了区区赵北辰?”萨袅丸碧石好像铁了心的要对付赵岩。

而且一点也不给泽川圣王面子。

泽川圣王很生气,他没有想到,这个萨袅丸碧石已经狂妄到了这种地步,连他都不放在眼里。

“静子,默男,你们去将他收了!泽川圣王对身边的少年少女下令道。

“是!”少年少女躬身回应。

之后,两人缓缓降落,来到萨袅丸碧石和笛上谷遥的对面。

此刻在场的人再次表现出诧异,因为这两个少男少女是在太年轻,看上去和传说中的赵北辰差不多。

难道他们也和赵北辰一样,拥有逆天的天赋不成。

笛上谷遥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听着。

而此时两个少男少女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则直接朝着旁边平移了一步,将萨袅丸碧石一个人留给他们。

“泽川,不要以为我大格民族就只有你一个至强者?”这一次萨袅丸碧石更加的嚣张,竟然直呼其名,连阁下都不说了。

对于他的这句话,泽川圣王却是眉头一皱,他不明白萨袅丸碧石是什么意思?

难道R国又出现了一名至尊吗?他怎么不知道?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萨袅丸碧石身上的气息就发生了变化。

“父亲,不要!”萨袅丸四郎感觉到萨袅丸碧石身上的气息变化,马上高呼制止。

“四郎,你记住,我们萨袅丸家族永远不向任何人,任何势力低头,哪怕是圣王也不行!”

“不要拦着我,我已经感觉到赵北辰已经在这里了,我们自己人在争斗,自己却在躲在暗处偷偷的观察,而我们的圣王,却要出手对付自己人。”

“真是我们大格民族的悲哀呀!”

萨袅丸碧石说完话的同时,气息也就达到了极致。

周围的人吃惊的看着萨袅丸碧石,他们能够感觉的出来,此时的萨袅丸碧石,比之前强大了何止一倍。

而天空中的泽川圣王一直皱着眉头,不知道萨袅丸碧石是如何做到的。

在东洋武道界,并没有能够让人瞬间提升超过一倍实力的东西。

“叶霜行,没想到你的手伸的可够长的!”这时候,一个操着华语的年轻的声音出现在天空之中。

大家寻着声音看去,此时的在忘川圣王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年轻而挺拔的身影。

那个俊美的少年,正用锐利的目光,看着萨袅丸四郎身后的一个黑衣忍者。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赵岩。

他一直隐藏在泽川圣王的身后,他想看一看,这个萨袅丸碧石,在这种时刻,还如何挣扎。

却没有想到在这里他还有意外收获。

那名藏在萨袅丸四郎身后的黑衣忍者,就是叶霜行。

原本他还不确定,但是,当萨袅丸碧石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强大的时候,他就确认了。

因为,当今世界上能够瞬间提升武者实力的药品,只有两个人拥有,一个当然是楚博士,而另一名当然就是曾经囚禁楚博士的叶霜行。

听了赵岩的话,在看向赵岩所看的方向,那名藏在萨袅丸四郎身后的黑衣忍者已经开始掀开蒙在头上的黑布。

紧接着,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和恶心的表情。

因为此时他们看到的那张脸,根本算不上是一张脸。

那是一张没有脸皮的面孔,上面甚至还有血液渗出。

不,那不是血液,而是浓水?

有些人已经忍受不住,开始干呕。

也就在这一刻,叶霜行身边的那些黑衣人,也都不自觉的远离他。

实在太恶心了,他们也受不了。

对于周围人的反应,叶霜行似乎并不在乎,他抬头看向赵岩,那双眼睛就好像血液里按上的两个烂葡萄,极端的恐怖。

“赵北辰,没想到那么快又见面了!”看不清表情的叶霜行,用一种冷笑的语气说道。

“呵呵,我可一点也不想见到你,因为本尊受不了你那恶心的面孔,你还是盖上吧!”赵岩淡然的说道。

周围的人看着赵岩和叶霜行,两个同样都是华夏人,为什么容貌的出局那么大。

相比而言,他们还是更愿意看赵岩,至于叶霜行,他们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

而此时又一个人却是非常的激动,那就是笛上谷遥,他没想到,这个赵北辰竟然是这副模样。

他甚至能够看到赵岩浑身散发出的那种不凡的灵韵。

他内心感叹,自己的儿子真的结交到了一个不凡的存在。

“哈哈哈哈,没关系,只要拿到你的血,我就可以恢复容貌,甚至还有可能比以前更加的完美!”叶霜行已经毫不掩饰自己对赵岩血液的渴望。

甚至都不在乎周围这些人,直接就说了出来。

而周围这些人听了这话,则是好奇的看着赵岩,他们不明白叶霜行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有了赵北辰的血液,那个极端丑陋的人就可以恢复容貌。

但是却没有敢出演询问。

而此时的萨袅丸碧石 却开口了:“泽川,没想到你已经和赵北辰勾结到一起,难怪会针对我萨袅丸几族。”

“诸位,泽川圣王已经不在是以前的泽川了,他已经和华夏人勾结,你们难道还要听他号令吗?”

周围的那些东洋武士此时更加的纠结了。

难道真如萨袅丸碧石所说,泽川圣王已经和赵北辰勾结?可是为什么呀?

“人都说萨袅丸家族的人个个都是狼心狗肺,没有一点感恩心的人。”

“如今一看,果然名副其实!”

“本尊要去你们萨袅丸家族杀人,恰恰是你们的泽川圣王将本尊拦住。”

“他说冤有头债有主,是谁犯的错,就由谁来偿还,本尊这才放弃了屠杀你们家族的想法,直接来这里找你。”

“没想到,你们家族数千人的救命恩人竟然被你说的如此不堪。”

“你说你该不该死?”

众人登时恍然,原来他们是这样相遇的。

如此看来,这个萨袅丸碧石是在是有些不堪。

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就想泽川圣王泼脏水,这还真的很符合萨袅丸家族的风格。

笛上谷遥已经退回到大院门口,和他们家族的武士们站在了一起。

既然有人解决现在的事情,他们也没必要继续掺和。

那两名少男少女仍然在和萨袅丸碧石对峙。

对于萨袅丸碧石如今已经提升了一倍有余的实力,他们似乎并不在乎。

“那又如何,想要我萨袅丸碧石束手就擒,简直是痴心妄想。”萨袅丸碧石说完,竟然主动发起了攻击。

他的双手突然凌空抓向静子和默男,一股强大的吸力将静子和默男衣服以及周围的地面上的东西都吸向了他的手中。

然而,静子和默男却是岿然不动。

萨袅丸碧石的吸力对两个人不起作用。

并且在萨袅丸碧石抓向他们的同时,从他们的手中发出两个匕首。

两个匕首一红一蓝,分别朝着萨袅丸碧石的双手刺去。

“当当”两声,两把匕在碰到萨袅丸碧石的手掌的时候,竟然不能刺进去。

“他已经练成了圣体?”有人不禁惊叫道。

圣体,其实也就是筑基期所能够拥有的强大体质,此刻的赵岩完已经超越了这种体质。

不过,即便仅仅只有筑基期的体质,已经足够抵抗普通兵器的攻击了。

见到两把匕首无功而返,静子和默男动了。

他们一左一右分别攻向萨袅丸碧石的两边。

手中的兵器已经变成了短刀。

就是那种类似于东洋刀的兵器,只是比东洋刀要短。

这个时候,叶霜行却也说话了:“赵北辰,要不要我们也对上几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