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念尘看了过去,皮笑肉不笑的道:“有你们就够了啊!大师兄医术高明,我就不献丑了。各位父老乡亲,我大师兄心底善良极了,是世间少有的仁医,而且他经常散尽千金去帮助穷苦百姓。绝对不是动动嘴皮子帮忙看个病而已!你们谁没银子抓药,也可以请他送你们抓药的银子哦,对吧?大师兄?”

排队的人群轰动了,特别是那些穷苦的百姓:

“真的吗?两位神医真的是好人!天大的好人啊!谢谢,太感谢了!”

“真是太好了,我还担心看了也没有银子抓药呢!现在不用担心了!谢谢神医!谢谢……”

排队的的忙不失迭的表示感谢。

李志灏气得肠子都抽了!

这么多人,要是个个问他拿银子,他怎么办?

一人半两,没有一千两也五百两了!

他凭什么要便宜纳兰国的百姓!

看看这些贱民一副高兴的嘴脸,就知道他们都是贪得无厌的!

这不马上就有一个老人家抱着刚看完病的小孙子,拿着药方字,不愿意走开,厚着脸皮的问他:“神医,你真的会出银子吗?我身上只有十文钱,够抓药吗?如果不够,你能给我一点抓药的银子吧!你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老人家说完脸有点红,一脸不好意思,如果不是真的没银子抓药,他也舍不下脸子问人要银子。

羞答答可爱小美女红色波点衣服显娇小玲珑身材图片

风念尘笑了:“当然能!我大师兄可是大善人!你们个个问他拿,他才高兴呢!”

风念尘说完也不看他怎么办,直接骑着马离开了。

李志灏这回被气得,胃抽筋,肝抽筋,肺抽筋………

五脏六脏都抽筋了!

温暖的马车是跟着风念尘和纳兰瑾年的马后面的,此刻她也撩起了马车车窗的帘子看着外面。

心里想着两人义诊的动机。

贾静筎看见了她,微笑朗声道:“听说慧安郡主也懂一点医术,慧安郡主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义诊?”

温暖目光落在她身上,淡淡的笑了,一副领导者的姿态道:“我还有正事要干。辛苦贾姑娘了!贾姑娘医术高明,寻常人都不能比,本郡主请贾姑娘多义诊两天,貌美心善的贾姑娘一定不会拒绝吧!贾姑娘多义诊几天,大家说好不好啊!”

“好!”

“好!”

“实在太好了!”

“长年在南宁县义诊更好!”

“你看大家多欢迎你!辛苦一下你了!我替我封地的部百姓感谢两位神!回头我造一面锦旗给你。”

说完,也不给贾静筎说话的机会,马车一晃而过,已经跑远了。

贾静筎:“”

她请自己多义诊两天?

她有什么资格请自己义诊多天,真是可笑!

她以为她是谁?

纳兰国皇上都不敢这么对她这个北溟国兼神医谷的人如此说话。

还说什么貌美心善的自己不会拒绝?

拒绝就不是貌美心善吗?

这副主人家的姿态,真气人哦!

吩咐自己义诊多几天,想将自己义诊的功劳抢了?

臭不要脸!

李志灏护心上人心切,冷哼道:“师妹不用管她!咱们明日还要山上采药,参加神医谷的比试。就等想议诊也没时间了

唉,这有身份的人就是不一样啊!什么都不用干,只要吩咐几句就行了。也不管别人有没有空!”

李志灏只差没有明说,温暖想将他们的义诊的善举的功劳都抢了去了!

贾静筎听了笑了笑,眼睛有点红,笑容勉强,一脸委屈,就好像温暖怎么欺负了她一样。

她温声道:“如果可以我都想多给大家义诊,可是我们来南宁县是有要事要做的。义诊一天,也是前天晚上连夜赶路,马不停蹄赶到南宁县,才抽出了一天的时间给大家义诊。”

苏明新听了,担心两人会生气,然后便不给南宁县的百姓免费治病了,他马上安抚道:

“两位神医莫要生气,咱们整个县的百姓都能了解两位!两位能免费给咱们看病一天已经很好人:了,可不能耽搁你们的正事!要是没有空,义诊一天就够了。”

排队的人纷纷附和:

“对,对,对,不能耽搁两位神医的正事,能义诊一天就够了!而且还给我们银子抓药!实不太好了!”

“能有一天的义诊已经很好了!咱们心满意足了。现在还有药银送,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对,一天就够了,给我一两抓药的银子也够了,两位神医谷的神医真的太好人了!”

……

排队的人纷纷你一言我一语的表示感谢,只过铺天过地的感谢后,就是问要银子的。

有几个厚面皮的人甚至十两八两的要。

一个城里,从来都不缺一些厚面皮的人,也不缺一些贪得无厌的人。

当然也不缺是真的非常需要这些银子救命的人。

李志灏心里着急得不行迫不得已拿出了一百两银票:“我身上只带了一百两,我将这一百两交给药铺,有需要的百姓去抓药是可以和药铺的掌柜说,让药铺给大家从这一百两里扣药费,扣完即止。”

这是他急中生智想到最好的法子了。

“菩萨,简直是菩萨再世啊!”

“太好了!医者仁心,古人诚不欺我也!”

银票一出又引来了一连串的赞美。

李志灏听见大家的赞美,心里更加得意了,花一百两让大家当自己神一样拜,也未尝不可!

他高兴的道:“这里有没有官府的人?可以帮忙将这一百两送去药铺吗?

苏明新马上道:“本官就是南宁县的县令,我送去吧!”

这才是一个办实事的人,不像某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只知道鱼肉百姓!

贾静筎这时也掏出了一百两:“我也捐我身上仅有的一百两!希望大家以后身体健康!”

苏明新走到两人身边李志灏接过两张银票,自己也拿出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交给了身边的随从:“送去平安药铺!说有穷苦百姓去抓药!”

他虽然是一个县里,但是俸禄真的不多,平日又拿些来帮一帮穷苦百姓,身上只有五十两。

“县令大人真的是父母官啊!又出银子帮咱们了!不像某些人!”

“谢谢县令大人!谢谢两位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