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先走。”

楚云第一次没有底气战神对方,只能让大祭司和周子凌先走一步。

“小骗子,我不走……”

周子凌红着眼睛呢喃。

“你带她走,我一个人或许还有机会。”楚云看向大祭司。

大祭司也是第一次看到楚云这样,面色竟是如此凝重,当下点头,强行拉着周子凌离开:“你等我,我回阴阳学宫带着弟子过来,若是弟子排阵,或许可以阻止她。”

“我就知道阴阳学宫不简单。”楚云微笑:“去吧,我撑得住。”

“小骗子!”

周子凌大喊,还是被大祭司拖走了。

女子也不管这些,她的眼中只有楚云,至于大祭司和周子凌,对她这种档次的高手来说,太不起眼了,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毁灭。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战!”

无限春光窗边性感的绿萝

楚云等人走后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这一次,他不敢留下任何手段,阳剑直接祭于手中,离风剑诀挥扫,无数剑影密密麻麻的朝着女子围杀过去。

“破!”

女子素手轻抬,一股恐怖灵气组合而成的飓风如同狂风暴雨般轻易摧毁剑影,而后不止,恐怖飓风竟席卷向楚云,将他远远的震飞出去。

噔噔噔!

楚云脚步不断后退,很艰难的才能稳住步伐。

他不可思议的盯着女子,而女子却是露出轻盈微笑:“臭小子,绝望的感觉好不好受?”

“你是仙人!”

楚云咬牙。

“我比你想象的更加恐怖,若不是因为条约阻拦,我可以轻易地毁灭人间的一切!”女子傲气无比的挺直身板,这一挺看的楚云愣了愣。

身材足够傲人,九十分,而且仔细看,这女人的容颜也达到了陈冰一个档次,加在一起九十五分。

可就是这样的美人儿却和陈冰吕素不同,她不仅没有女儿家的胆怯羞涩,反而拥有如同帝皇一般的恐怖气势!

她一定是位高权重的!即便是在仙人族!

强!

好强大!

难道元婴前期和后期的差距如同天地之差吗?!

楚云有些不是滋味。

这些天,他也有尝试过努力修炼,可是根本就没用,他的天赋不会差的,绝对不差!身为大总管和上官天仪的儿子,楚云的天赋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但就是怎么修炼都无果,好像他的体质除了睡觉,啥都做不了!

“刚刚的剑诀不一般,你也算是让我小小的惊讶,实话告诉你,你的体质一定不是普通的,你方才的一剑有着元婴中期的力量。”女子有些欣赏的目光看着楚云:“若不是你做错了事,我倒是不舍得杀你这样的人才。”

“我可以和元婴中期一战?”楚云狐疑着脸。

“别人不行,但你可以,你的力量我看在眼里,不会分析错误,若是今日来的是普通仙人,若是他是元婴中期,恐怕不见得是你对手,但你也算是倒霉,如今我有玉盘在手,摄入玉盘分力量达到了元婴后期,而且我的体质更是你不能想象的,或许你再突破一层境界还有一丝希望,但现在的你,不行。”

女子傲气的同时,也是松了口气。

还好

是现在就把楚云揪出来了,要是再晚一段时间,恐怕等楚云突破,还真就对付不了了。

“你的体质……”

楚云抽了抽鼻子,差点脱口而出,你是什么体质?

好在他控制住了,冷声道:“你究竟想怎么样?我真的不认识你。”

“我何必与你这蝼蚁解释?要不是条约,你突破十次都不够看。”女子傲气斐然。

“那放了我妹妹,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伤害无辜。”楚云怒道。

“我也想这样,但你想过无辜吗?我的心血被你所毁,只是杀你妹妹罢了,有什么过分的?”女子在讲道理。

楚云突然觉得她和平常遇到的挑衅者不同,她是讲道理的。

但她真的好像无比愤怒,见到楚云就有种要大开杀戒的冲动。

“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有种你再对着我喊一声放肆!”女子眼睛都红了,气的身子直颤,她永远忘不掉,那天有个臭小子装什么罗刹,对着神像大喊,可威风了!

“从来只有我对别人这样,你这个蝼蚁!不杀了你,我夜不能眠!”女子呵斥一声,顷刻间,一股磅礴威压,似从九天降落,全部轰击在楚云身上,压迫的他喘不过气来。

“不是很嚣张吗?不是召唤罗刹好像可以无视一切吗?你算个球!”女子冷眯着眼睛:“对,弯下去,把膝盖弯下去,老老实实的膜拜,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存在,需要你们这些蝼蚁的膜拜,你不配在他们的面前大呼小叫!”

楚云咬着牙,双眸都在充血。

就快要撑不住了,难道真的要跪在一个女人面前吗?

第一次!

这种耻辱!

他要是有能耐,恨不得把这女人吊起来打!

“我一定!”

什么?

女子歪着脑袋,鄙夷着脸,就在刚才,她好像听到楚云说话了:“还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你想说什么?”

“我说!”

楚云被压的上气不接下气,现在不仅眼睛充血,鼻子嘴巴都在冒血,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跪下去,倔强的喝道:“我说,我记住你了!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吊起来!!”

嘤!

女子娇躯猛的一颤!

俏脸火热火热的发红。

竟……竟想着……

“臭小子,你比那天召唤罗刹时更加让人恶心!给我跪下!”女子娇呵。

轰隆!

轰隆隆!

突然,天空电闪雷鸣,似有天劫降临。

“不是吧,我虽然强大,但还远不至于渡劫啊……”女子惊讶的张大嘴巴,这不是普通的雷霆,不是雷雨天气,天空中爆满戾气,这是天劫降临的象征。

“我只是让他跪下,天道动怒了?”女子回过神来,颤颤巍巍的道:“不要跪了,我先让你绝望!”

说着匕首断了骨桥,顷刻间,虞音就坠落下去。

“我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

楚云嘶吼,而后竟顶着威压冲了出去,冲向悬崖。

天空的雷霆不见了。

女子松了口气:“真可怕,为何天道会显灵?我记得只有大圣人才会被天道

眷顾,是为羞辱大圣人,当以天道降下惩罚,可这臭小子怎么也不像啊……”

女子踮着脚尖朝着悬崖望去:“可算是解决了你,也算是出了口恶气,深呼吸,不气不气。”她神叨叨的劝说着自己,看上去无比滑稽。

“多少年了,本宫第一次被人气到这种地步。”女子眯着眼睛,调整好气息后,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身上充满着贵人气息。

她素手微伸,头顶玉盘悬浮在悬崖之上:“臭小子也是修士,悬崖可摔不死你,你跑不了,这一次,你必葬身在此!”

“落日余晖,永恒闪耀!给我封!”

嗡嗡嗡!

刹那间,一道恐怖封印笼罩整个深渊。

“不气不气,深呼吸。”

女子收了玉盘,恢复冰冷气质:“若是让仙宫那些小辈知道,我竟对人间一个卑微的蝼蚁动手,他们一定会惊掉大牙吧。”

“若非你这臭小子太过无礼,我又怎会如此,缘也孽也,凡是有因有果,也不知何时,我才能突破那最后一步……”

女子无奈摇头,瞥了一眼深渊,决定再此再守三天,三天时间,待确定楚云死去,她会云游人间,希望可以找到突破的契机。

……

“云哥,我呼吸不了……”

悬崖下,楚云的修为自然不会被摔死。

他抱着虞音,眉宇微凝,因为他也呼吸不了了!

“该死的恶婆娘!”

楚云从没见过这么狠的,抬头看着天空,头顶和四周都被封印笼罩,这封印竟像是活物一般在不停的吞噬着周身的空气!

“不怕,我不会让你出事。”

楚云柔声安慰怀里娇人,可是虞音不通武道,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小脸满是苍白。

“云,云哥,我好像不行了……”

虞音气喘吁吁的道:“我不怕死,就是有些遗憾……”她的小手冰凉凉的搭在楚云脸上。

“别自己吓唬自己,我一定有办法带你出去。”楚云自己也没信心,以他的修为,三天!最多撑住三天闭息,三天之后,他也会死。

“云哥,娃娃不好玩,我想要真人版……”

“……”楚云欲哭无泪,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

“我会死不瞑目喔……”

柔柔的声音传来,楚云无奈咬牙。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眼睛猛的一亮。

既然修炼没有用,既然老天爷只给他安排了睡觉这一条路,那现在就只有试试看,才明白能不能活下去!

“你赢了!”

楚云盯着虞音,心里的罪恶感也没了。

虞音在这里生活二十年,确实长大了。

“云哥,要呼吸,要呼吸~”

虞音得到认可,迫不及待的将楚云扑倒!

这绝对不是一个将死的人能做到的,鬼知道她哪里来的最后的劲儿。

山谷的寒风在呼啸着。

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一个男人悲惨的呼喊:“你,你真美……”

悬崖上,女子美眸微凝,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