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郎山,北辰宫,赵岩的修炼室内,赵岩身上的气息时强时弱,非常的非常的不稳定。

对于京城夏家请来景家景艳春来对付他的事情,他自然不知道。

一个月以来,他一直在调养身体,姜万城利用姜家的资源的从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为赵岩搜寻了很多珍贵的药材。

这期间,黄江海和刘建成也帮忙不少,文峰药业的唐文峰从刘建成那里知道了赵岩受伤的事情,也利用自己的各方面资源,对赵岩提供帮助。

不过,这件事,唐文峰并没有告诉赵岩的妈妈夏素锦。

经过一个月的调养,赵岩的身体恢复的还不错,毕竟,他拥有着一副九转涅槃的道体之身。

但是,由于他最根本的伤害,还是来自于强行突破造成的,也就是说,是天地之力将他压迫而伤,这种伤及丹田与经脉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的。

此刻的赵岩,之所以会出现气息紊乱的现象,那是因为,他正在尝试着将自身的力量和细胞相结合,看看能不能像天魁那样,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修炼成一个能量发生器。

和天魁的一战,的确让赵岩吃惊不小,他吃惊的不是天魁的战斗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天魁那一副永远不会耗尽能量的肉体。

能量发生器,说到底,就是和丹田一样,是一个吸收天地之力,转化为自身灵气的一个器官。

不同的是,丹田是人体自有的器官,而天魁体内的能量发生器,是叶霜行用自己逆天的手段,强行注入天魁体内的。

赵岩受到这种启发,他想要尝试,将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变成一个小型的丹田。

活力青春无敌美少女

那样的话,以他的修炼天赋和超强体质,转化和储存灵气的能力,将会无比巨大。

如果能够成功,随着境界的提高,这种小型丹田也会随之而成长。

那么,将来赵岩体内的灵气,金丹以后的灵力,登仙以后的仙之力都会程几何式的增长。

那么,这一世的赵岩,将会比上一世强大不知道多少倍。

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还是失败了!看来,这件事还是不能操之过急!”

“既然境界暂时无法继续提高,那么就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巩固一下修为。”

“再顺便修炼几种武技和术法,将来面对天武境的时候,也能够有所依仗。”

这次的战斗中,秦渊带着老天师他们前来,让赵岩对于天武境的修士,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即便是天武境,也有不同的层级之分。

当时虽然距离比较远,但是,赵岩凭借自己的超强感知力,发现,当时的秦渊,老天师,长玄道人还有寂然上人之间,还有有着很大的实力差距的。

四人中实力最强的,无疑就是老天师。

其次就是寂然上人和长玄道人。

最弱的当然是秦渊了。

在赵岩和天魁爆发出惊天战斗力的时候,老天师竟然仅凭单手一挥,就能够将周围的一方空间隔离开来。

这种能力,现在的赵岩,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要想做到老天师那样,我至少也要达到练气七层的境界!”

“那么,现在的我,受到天地的压制,连练气六层都达不到,如何达到练气七层呢?”

“不对,既然我连练气六层都达不到,那么,老天师他们是如何达到的?”

其实,赵岩之前进入了一个自己思想的死胡同,他只想到了自己突破问题,却忽略了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比自己强大的存在。

就连之前的天魁,真正的实力都比自己还要强大。

之所以自己能够在最后时刻取胜,那是因为自己修炼的灵气爆发力强大,他在最后一刻,将所有的灵气集中在一点上,对天魁进行攻击,还有就是那把“诛邪”宝剑,那把把宝剑,当真了得,不愧是秦家的传家之宝。

在赵岩将灵气注入其中的时候,它竟然能够与赵岩的灵气产生共鸣,并发挥出超强的杀伤力和速度。

在天魁即将劈中自己的时候,将其瞬间绝杀。

“看来,秦渊带来的消息,我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当时战斗结束之后,老天师让秦渊将自己邀请赵岩参加天武大会的事情告诉赵岩。

当时赵岩并没有出来相见,因为他一直在闭关调养。

这件事是秦霜代为传话。

“看来,老天师对我表示出了善意,那么我也不能太不懂事不是?”

“再说了,像老天师这种方外高人,我迟早要去拜访,更何况,他还帮了我很大的忙。”

赵岩所说的很大的忙,并不仅仅只是老天师帮助赵岩隔离战斗空间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他们四人在这里,可能西方的那四名强者,直接就能够将赵岩带走。

根本不用麻烦的等待他和天魁的战斗结果。

不过,这一次西方强者的出现,却是让赵岩知道,原来,西方也有天武境这个实力层次的高手,甚至于,从他们对待老天师的态度和口气上来看,西方强者在华夏强者面前,还非常的强势。

思考了一会之后,赵岩站起身来,打开修炼室的大门。

门外并没有人在守护,赵岩在北辰宫闭关,比任何地方都更加的安,他们不用担心。

而且,这里的人,每一个都面临着突破练气二层的关键时刻,赵岩让他们好好修炼,不要将精力浪费在自己的身上。

“师父!”曲胜男突然毫无顾忌的大叫。

由于之前赵岩受伤的时候,曲胜男和连占林他们带着赵岩从山下到山上,一路上都在哭,口中“师父”两个字就没断过。

所以,现在的七郎山上,所有人都知道曲胜男是赵岩的徒弟,而且是首徒。

这个地位,在七郎山甚至于以后的日子里,也无人可以取代了。

“你怎么不去修炼?”赵岩看着兴奋而来的曲胜男,直接质问道。

谁知道曲胜男一点也不在意,仍然嬉皮笑脸的说道:“师父,你就没有发现,我有什么不同吗?”

听了曲胜男的话,赵岩看待曲胜男的眼神,又认真了几分。

“三层了?”赵岩吃惊的说道。

“没错,就在刚刚,我已经成功突破练气三层了,怎么样,厉不厉害?”曲胜男仰着一张俏脸,得意的看着赵岩说道。

赵岩点了点头,他不得不承认,曲胜男的修炼速度真的很快。

从自己将《青莲静心决》传授给了曲胜男和曲尚荣之后,赵岩基本就没怎么管过她们。

可是,这才三个月,平均每个月一个境界的速度,就是放在梓澜星域,这也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当然了,想到曲胜男的特殊体质,赵岩也就释然了。

“有什么了骄傲的,如果你没有这个速度都话,那不是辱没了你‘先天污垢体’的体质了吗?”赵岩并没有出言赞赏。

“哼!师父你过分了,夸我一句你会有损失吗?”曲胜男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说道。

其实,她知道,赵岩还是很赞赏她的,否则,也不可能将七郎山的事务交给她来打理。

“好了好了,你了不起成了吧?快带我去看看你训练的那些新人吧!”

一听这句话,曲胜男马上露出窘态。

赵岩一看曲胜男的状态,就知道,训练新人的事情,一定没有那么顺利。

“怎么,有问题?”赵岩奇怪的问道。

“没……没问题,跟我走吧!”曲胜男红着脸说道。

几分钟之后,赵岩跟着曲胜男来到了北辰宫之外的一处修练场地。

其实,还没有真正来到这里的时候,赵岩就已经感觉到了这里的异样。

只见此时的修练场地之上,一个个都年轻的武者,气息萎靡的躺在修练场地之上。

秦霜等人正在照顾着他们,看样子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

所幸的是,这些人都只是被震伤,并没有大碍。

来到此地,赵岩发现,曲胜男的脸更红了。

“说说吧,怎么回事?”赵岩脸色一黑,不悦的问道。

他一看就知道,这些武者身上的伤来自曲胜男的特殊灵气。

曲胜男修炼的是《青莲静心决》,修炼这种功法的人,灵气之中充满着生命力,是曾经的梓澜星域不可多得的医者功法。

也就是说,每一个《青莲静心诀》的修炼者,不管她愿不愿意,她都将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医者。

而此时的那些年轻的武者身上,除了轻微的伤痛之外,并没有伤及生命力。

而他们的体外,也都弥漫着一丝丝来自曲胜男的灵气。

“师父,我不是故意的!”曲胜男撅起嘴,撒娇似的说道。

那些武者一看此刻曲胜男的女儿样,一个个陶醉的都忘记了伤痛,眼睛都直了。

“啪!”不想治疗了是吗?秦霜一巴掌打在一名武者的脑袋上说道。

开玩笑,曲胜男这只小辣椒,连他都不敢碰,更何况是你们?

“刚刚我想尝试观测一下他们的体质和丹田,结果……感觉到师父出关,一时间没有处理好灵气的收放,误伤了他们!”曲胜男看着赵岩严厉的目光不得不老老实实回答。

“你呀?怎么说你好呢?!”赵岩无奈的说道。

他已出关,曲胜男马上就感觉到,这是曲胜男一直在关注着自己的修炼室。

她一个刚刚突破的人,气息还不稳定,就去利用灵气探查别人都体质和丹田。

这样也就算了,她分出一大半的精力关注着自己,怎么能不出错!

当然赵岩也明白曲胜男对自己的想法。

但是,他不想在地球留下太多的因果,毕竟,总有一天,他终将离开这里。

如果他和这里的人牵扯太多,终将害人害己,得不偿失。

夏素锦和赵振茗已经没有办法割舍,他不想再害别人。

当初他选择收下曲胜男为徒,一方面的确是因为她是先天污垢体,而另一方面,也有阻断曲胜男继续迷失意思。

“给,拿去,一人一粒!”赵岩掏出一个玉瓶交给曲胜男说道。

“噢!”曲胜男低头接过玉瓶,转身走向那些受伤的武者。

那些武者马上露出期待的目光,至于刚刚的伤害,已经忘记的七七八八了。

“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电话响了,掏出电话一看,是葛卫国的。

“老先生何事?”

“小先生有危险呢?”

“哦?是谁又活的不耐烦了?”

“景家,景艳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