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太楹和张多雨完全懵了。

王座之身?

这特么是怎么了,敢情今夜来袭击的家伙,都是这么恐怖的存在?

“你没开玩笑?”

张太楹看向老者,依旧不敢置信。

张重谋苦笑,这等大事之上,他用得着开玩笑?

“我不信!”

张太楹缓缓摇头,王座之身何等罕见,哪怕出现一个都是惊世,更何况还一连出俩。

这等人物,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和张府作对?

区区一个张家,蜷缩在天桑郡的一角,又怎么有可能惹到这等存在?

联想至此,张太楹面色阴沉,凝声道:“区区小辈,装神弄鬼!”

清纯美女唯美婚纱写真

话音一落,天地威压便是铺面盖下。

虚空微微凹陷,竟然直接坍塌了下去。

“不可!”

张重谋急忙制止。

可不信邪的张太楹根本没有留手,气势不减反增,如巨锤一般,猛然轰向徐小受。

饶是徐小受一直留意着几人,但张太楹这般说出手就出手,还真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最怕的便是这类人了。

完全不会用脑子过滤一下虚假信息,而是直接喜欢出手验证的。

这般作为,完全会叫人的努力作废啊!

澎湃巨力当头压下,徐小受如遭雷击,身子剧烈一晃,差点当空摔倒。

然而凭借着“韧性”的存在,哪怕这气势攻击再强,也不曾让他挪移一步。

暗自咬牙坚持着,徐小受知道,这个时候,还不能被看出来。

不然先前的一切努力,便是白费了。

他表现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似乎是随着身子这一晃,便是将澎湃气势给化解,继而淡淡出口:

“气势不错。”

“可惜,实力弱了点。”

张太楹面色一变,这家伙……

如果真是先天修为,断然是接不下这一波气势强压的。

可他竟然接下了!

莫不成,张重谋的话,还真的没假?

他下意识的便是要加重威压,可徐小受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一言道完,青年冷笑一声,继续道:“真以为,只有你们几个会叫人支援?”

言罢,徐小受手一挥,一道光影便是落下。

正在灵池中游泳的辛咕咕直接被唤出,一脸懵逼的落在众人之间。

他敞露着上半身,壮硕的肌肉流淌着水渍,刚毅的面容滑下一滴滴问号。

“?”

“什么情况?”

辛咕咕看向徐小受,下一眼便是感受到了空气中的王座威压,当即眸子一凝,手一挥。

轰!

虚空一声爆破,双方直接都被震得撤退。

“王座?”

这一下,张太楹心头猛地一悬。

辛咕咕的气息,和那两个就完全截然不同了。

这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炼灵师,一个堂堂正正的王座。

其气息之雄厚醇正,甚至比在场众人,都还要凝实几分!

张重谋面上流露出几分果然如此,以及深深的绝望,他看向张太楹的面庞中,满是埋怨。

早就说了不能出手,不能出手!

偏偏你还不听!

现在好了,人家的实力没逼出来,直接再压出来了一个王座?

这谁能顶得住?

两大王座之身已经够让人绝望的了,现在又来一个王座级别的炼灵师,今夜怕是大家都回不去了!

辛咕咕灵念一扫,大致明白了此前局势。

望着那熟悉的东庭区方向,以及那陌生的深坑,他一下子便知道,这是徐小受搞出来。

“炼丹……可以炸成这个样子?”

尽管心里头有着深深的不信,但是目前,显然不是问这些的最好时机。

他看向了面前的三大王座,嘴唇一舔,眸子涌现兴奋。

“开打?”

哪怕内心再不愿在城中起战,真要面临战斗,辛咕咕表示,来者不拒!

徐小受立在辛咕咕身后。

张太楹的气势被破,他便已经恢复了行动自由。

“你想打几个?”他淡淡出声道。

心里头的想法,却是在问辛咕咕能挡住几个。

如若这家伙的回答是一人打一个的话,那他便是可以收拾东西,打道回府了。

哪只辛咕咕大手一挥,禅杖一震。

“三个!”

“你们不用出手,我来就行!”

这一猖狂之言直接把徐小受惊到。

亲眼目睹这三人的修为境界之后,辛咕咕还敢如此口出狂言……

好,我就喜欢你这份自信!

徐小受咻然后撤,双手抱胸,颔首点头。

那模样,仿佛在说……

“那好,看你表演,我压阵。”

张府三人直接被气乐了。

首当其冲的张太楹,完全忍不下这口气。

和张重谋不同,他的道,从来就没有多言和猜忌,有的,仅仅只是拳头。

一步踏出,虚空嗡颤。

张太楹低喝一声:“黑纹!”

嘭嘭!

肌肉臌胀之间,这个本就壮硕得像是个小巨人一般的家伙,身形再度暴涨。

不仅如此,随着他一言喝出,周身魔纹缭绕,瞬间渗出了黑色的雾气。

他的双目赤红,整个人当场进入了狂化状态。

辛咕咕不敢耽搁,手上禅杖微微一松,身体之上的能量封印瞬间松动。

淡淡的血雾开始冒出,他还没来得及有过多动作,却闻身前“砰”一声响。

那是……肌肉交碰引发的空气爆鸣!

“怎么?交战了?”

“这家伙的目标,不是我?”

辛咕咕心头一凛,猛然看向后方。

徐小受……还在!

他同样一脸呆滞的看着前头。

那是……

谁?

辛咕咕眸中灵光一闪,再度回头,看向张太楹的方向。

那个地方,人影还有,就是身份,完全转换了。

“阿戒?”

辛咕咕瞪大了眼睛。

这家伙,什么时候飞到前面去的?

张太楹呢?

人呢?

“麻麻……”

阿戒缓缓转头,它的目中同样是兴奋的红光闪烁。

面对战斗,如果说在场还有人比辛咕咕还渴望的话,那就只能是这个为杀戮而生的家伙了。

张府其余二人同样给看懵了,开启了“黑纹”状态的张太楹,竟然被这小男孩一拳轰飞了?

张太楹,被揍飞?

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啊!

张多雨偏头,惊骇的看向老者。

张重谋苦笑:“老夫说了,这是肉身王座,你们真以为,我的‘天元雾山’,是被白拿的?”

“这……”张多雨的目光只余震惊。

“嗷!!”

远方一声痛苦的呼声传来,独臂的张太楹在一拳之下,手臂完全扭曲了。

但是他的“祖熊灵体”已然开发到了极致,这点伤势,对他而言,完全不算什么。

手臂一甩,他便是重新回头,赤红着双目,猛然冲向了阿戒的方向。

“贼子,给我死!”

阿戒歪着脑袋,静静打量着张太楹那缭绕雷光、声势恐怖的一拳,也不动,直至这一拳临面。

一脚,抬颚。

“轰!”

张新熊被阿戒那高抬的脚后跟击中了下巴,直接以直角拐弯的姿态,被送上了高空!

这一下,不止张府二人懵了。

辛咕咕和徐小受,同样震惊。

四脸痴呆!

“这……这是什么战力?”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