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袋久而不用道符,似乎是生疏了许多,不过这次还真不赖他道咒不精,而是他那符咒太久未用的缘故,粘在手上也属奇迹,不过在场的人可都是虚惊了一场,随之就是哈哈大笑声传来……

水晓星与新月笑的最欢,几乎是笑得人仰马翻,就差在地上打滚了,然而大家越是笑的厉害,大脑袋的面子丢得也就越大,只见大脑袋缩着头,眼神诡异的看了看四方,又听水晓星笑道:“别看了大脑袋,咱们大家都在,都看得很清楚,大脑袋你这道术似乎又长进了不少啊!”

大脑袋还不至于好赖话都听不出来,听他说道:“那啥,哥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你们至于那么笑吗?”

“至于!”水晓星笑道。

正在此时林姚走上前几步,并笑道:“少飞哥,我很好奇你那符咒是从哪里取出来的,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呢?”

大脑袋已经丢了一次人,再讲出符咒之事岂不是又得丢一次人,不过大脑袋可是有小聪明的,他说道:“那啥,林妹子啊!这符咒可是哥新研究出来的秘方,这里这么多人,哥当然不能随随便便就讲出去,哥这符咒可是自带粘性的,这若是跑来两只僵尸,哥啪啪这么一贴后,那僵尸再想将符咒取下,可就比登天都难!”

“呀!原来是少飞哥的专利呀!好神奇呀!”新月嬉笑道。

新月的话,大脑袋可是当成了好话听,还谦虚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说道:“那是那是,这是哥的本事。”

然而水晓星等人可是都知晓了符咒为何粘的原因,看来是大脑袋在符咒上抹了胶之类的东西,但大家都很坏,都没有揭穿大脑袋,听水晓星说道:“好啦好啦!还是破机关要紧,大脑袋你要不要再来一次?”

“必须的啊!”大脑袋又往前跳了一步,接着就张牙舞爪的跳了半天,还拾起了剑指念叨着:“天灵灵地灵灵,亲娘四舅姥姥快显灵,不要粘手谢天谢地,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突然一张符咒闪着金光就打在了北边的墓壁之上,那符咒的速度可不比林姚慢,可以称得上三个字,快、准、狠!

水晓星忽听身后传来毛豆豆的声音,听她说道:“大男生做事磨磨唧唧的!”正当毛豆豆说话之时,那北面的玄武兽雕了瞬间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不过大家都未曾第一眼看见,因为此时大家均回头看起了毛豆豆,她那么童真的声音,在墓中可是最吸引人的,若是说话在突然一些,大家的后背似乎还有发凉呢!

嘿,我真的好想你

然而大脑袋本想在众人面前显呗显呗自己的道咒,来挽回一些丢去的面子,倒也未曾想被毛豆豆领了先,还被她数落了几句。

当大家再一回头看向大脑袋时,兽雕已然出现在大家的眼前,突然四兽的双眼同时闪起了光芒,其东西北三只兽雕的双眼均闪烁着黄色的光芒,唯独南面朱雀兽雕闪烁着红色大光芒,只听毛豆豆喊道:“不好!这是四象阵,大家快闪开!”

可墓室就这么大,四兽就占了东南西北四点,听水晓星问道:“豆豆,咱们应该往哪里躲?”

“快跟我来……”毛豆豆喊道。

接着水晓星等人就跟随毛豆豆的步伐向着洞口跑去,当水晓星最后一个进入洞口时,四兽的双眼之光就已然扫出,其东西北三兽的双眼之光部聚集在了墓室的中心点,而那墓室的中心点正事葫芦底壁的洞口处,听水晓星哗然道:“哇!好神奇啊!”

大家都在洞内向着墓室这边观望,突然见南面朱雀兽雕的双眼之光也扫在了墓室的中心点处,此时四兽双眼之光部聚集到墓室的中心点处,那光不知为何会融为一体,三边黄色加上那一边红色,此时一道金黄色就从四兽之光聚集点上下走去,上直达葫芦底洞口,下直接扫在了墓室中心的地面之上!

那金色立柱光芒极为耀眼,大家几乎同时用手背遮住了自己的双眼,也就在这短暂的遮挡之时,金光就已然消失不见,当水晓星走出洞口查探时,才发现这边的兽雕也不见了踪影,听水晓星回头说道:“四象阵似乎已经结束了,不知为何这边的兽雕竟然不见了踪影,大家先不要出来,以防发生什么不测,我过去查探一番,看看其余几面兽雕是否还在!”

“晓星哥小心一些,发现异常马上回来告知给大家,切记不可莽撞行事!”林姚叮嘱道。

水晓星点了点头就向着南面缓步走去,果然不出他心中所料,南面兽雕也随之不见了踪影,于是水晓星就围绕墓壁缓步走了一圈,中途也为看见有何异样之处,自己也是安的走回到了林妹子等人所在的洞口之处。

林姚见晓星哥走了回来,便是急忙开口问道:“晓星哥,发现有何异常了吗?”

“没有,四面兽雕都消失不见了,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水晓星似乎有些沮丧。

忽听毛豆豆插嘴问道:“只是这些?真的什么都没有?水晓星你是不是未看仔细?”

听水晓星说道:“虽说我的头灯光源有些暗淡,可东南西北我整整绕了一圈,倒也并未发现有何异常之处啊!”

毛豆豆背着手眼神诡异的在水晓星面前,还耀武扬威的来回走了几步,突然听她说道:“不对啊?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未发现?水晓星你确定东南西北都走了,没有走错?对了,那中间你走了吗?”

水晓星这才诧异了一下,便是说道:“哎呀!险些忘记了,中间我还未曾查探。”

“咱们快去看看!”毛豆豆说完话后,转身就向着墓中间走去……

由于之前有四象阵的缘故,故而大家都未敢快速行走,似乎都开始谨慎了起来,不过此时新月早已几个闪身不见了踪影,当毛豆豆走到墓中心旁时,新月突然就开口说道:“这里又出现了一个洞!”

“谁?”毛豆豆第一个跑了过去,还被新月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只听新月嬉笑道:“我是新月呀?咋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啦?”

新月这才将自己的头灯打开,听毛豆豆诧异道:“新月你咋不开头灯?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

见新月还委屈的说道:“人家不是为了省电嘛!”

毛豆豆是暗地白了新月一眼,因为此时她可没有功夫理会新月,眼前这个洞才是最应该着手探究的事情。

此时大家都走了过来,只听水晓星说道:“这里何时出现个洞?这我还真不知晓,不过此洞口看起来并不大,看样子只有三四米深,不如我先下去查探一番。”

林要劝阻,不料水晓星就已然跳入洞中,伴随着一阵尘土飞扬后,水晓星这才向着洞内四周看了看,接着又狠狠的躲了几下脚,看来下方土层还很坚固,不过水晓星眼前可还有五条墓道,由于水晓星暂且不知该走哪条好,也怕自己擅自走进某一条墓道后林妹子等人就找不到了自己,故而未深入其内,这才仰头喊道:“下方有墓道,大家快跳下来吧,我在下面接着大家。”

随之新月、毛豆豆、大脑袋就先跳了下来,只听上方洞口处林姚喊道:“晓星哥苏心要跳下来了,你接着点。”

三四米高对于苏心来说并不算难事,不过苏心还是很害怕很担忧的,因为此时她看不清楚洞内的地面,其原因也是因为洞内有人先后跳入后,飞扬的尘土还未落下,使得洞内模糊不清,能见度极低,只听苏心喊道:“晓星我跳啦!”

“跳吧苏心!”水晓星隐约看见一个人影下来,这才急忙上前去接,倒也是直接接住了苏心,不过二人还是跌倒在地,只听苏心说道:“晓星你没事吧?”

“我没事苏心,你呢?你看这洞内乌烟瘴气的,险些我就未看见你跳下来,还好我反应快!”水晓星说道。

随之林姚也健步跳了下来,此时她听苏心说道:“是呀!我也是看不见洞低,所以心里没底。”

林姚跳下来那一刻,她看得可是很清楚,听她说道:“这么大的灰尘你俩还能坐下来聊天,晓星哥你心大也就算了,苏心你咋也陪着晓星胡闹!”

林姚不知这二人都摔倒在地,还以为是这二人就是趁着自己不在之时,偷偷说起什么悄悄话来,只听苏心说道:“林姚,不是你想的那样拉!是晓星哥接我时摔倒了,所以才……”

“晓星哥真是笨手笨脚的,也不知晓是不是故意的,怎么每次接苏心都会摔倒呢?依我看来晓星哥就是有鬼,是不是心里想着亲上了才最好呢!”林姚眼神诡异的说道。

苏心只好尴尬的笑了笑,不过当她回想起林姚的话时,再想想之前发生的事情,想来这还真怪不得林姚多疑,还真是每一次都摔倒了,又心想难道是晓星他真的想……

苏心脸红了一下,没有继续想下去,又只听水晓星与林妹子解释半天,可林姚这会心思根本不在他与苏心的身上,听她说道:“晓星哥,事情都过去了,你咋还回味无穷呢!快想想咱们应该走那一条墓道才是!”